奚晚

不想写长篇的段子手不是好咸鱼
坑多不压身【吐舌
你的每一条评论都能让我乐呵半天 然而话废迢经常不知道回什么就在沉默中消亡了
欢迎来私信讨论剧情呀(⌒▽⌒)

兔子与大洋彼岸的撸猫少女的故事 -1

''我是不成的了。''她无力地笑笑,''你把我放下,自个儿出去,那些人还需要七剑救呢。''
''你别说话。''他却不由分说地检查了她伤口,尽量包扎一番,随即背上她紧抿了唇便往外走,重伤之下他的脚步虚浮得紧,没跨两步就险些失去重心绊倒在地上。
''你放下我。''现在的他背着自己突出重围几乎是天方夜谭,他一个人突围倒还有一线生机。浑身痛得麻木,蓝兔的意识反而愈发清醒,决意亦更加凛然,''虹猫,你先冲出去,叫来五剑回头再来救我——我撑得过的。''
背着她的人却恍若未闻,趔趔趄趄的咬紧了牙关只顾向后山冲去。
''虹猫!''蓝兔气急,''你现在不放,我便逆行真气死在你面前!''
他的脚步这时候才滞了滞,回过头对她...

兔子与大洋彼岸的撸猫少女的故事 01


虹猫前两天捡回了一只看起来很灵异的兔子。
之所以用灵异这个词来形容一只兔子,一是因为它的毛色相当不同寻常。白色的毛尖儿泛着蓝莹莹的光彩,虹猫初看到它时还以为是什么动画片的周边,顺手捡起来准备摆回路边小摊上,才发现触手温热,小小一团生命在他指尖跳动。
小家伙睡着了。
尖端泛蓝的皮毛柔软细腻,长耳朵柔顺温热,随着细细的呼吸一起一伏。虹猫心里一动,便把它捧在手心里带回了家。
他不懂宠物,也没那个时间去照顾,正考虑着要不要把它送给沉迷小动物的部员莎丽,兔子就醒了。兔子意外地极通人性,初醒时倒是有些惊慌,随即听懂了他安抚的话似的,乖乖吃了草,还硬要钻他口袋里同他一起去上课。虹猫几度驱赶不成,只得由着它安静乖巧地...

主角与配角

主角是一个呆呆蠢蠢的主角,特别缺的是脑子和心眼,唯二的优点是运气和对自己运气的强大自信。主角从小父母双亡,日常好友死去,陪伴他的只有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配角。
配角是一个伶俐机智的配角,除了主角光环各种技能点满点,唯二的缺点是没有主角光环和满脑子主角光环。配角打心眼儿里看不起主角,觉得既然是龙套智商就不要担主角命。
有一天配角跟主角说,你这个傻逼怎么可能是主角呢?我才是主角。
主角也没生气,只是打算细细给配角解释一下那些自己也记不清楚的人生经历,说明他的的确确是个主角。
然而配角打断他说,我不想听你的英雄事迹。你不是主角吗?那你从悬崖上跳下去,如果没死还捡到了武侠秘籍我就承认你是主角...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10

虹少侠掐着马三娘的脖子说''反正不是什么好人''的时候,蓝宫主其实以为他虽然傻了,但还是有一点对外界的认知的。被揪着脖子的马三娘被虹少侠锋利不亚于长虹的信息素正面直怼,腿一软几乎要背过气去。杵在边上摆出担忧心痛手足无措脸的蓝宫主一边忍笑,一边又担心虹少侠一个犯傻啪唧把莎丽的事情捅出去了,就在他耳边大声强调了一遍老马现在明面上的友军身份,希望喊醒虹少侠失散多年的脑子。孰料虹少侠手下用力,眼看就要再一个犯傻将合璧的希望兼毒瘤一起掐死——
蓝宫主急呼不妙,箭步上前,一把信息素就要抡上去,却对上见了血的虹少侠愈发烧红的眼睛。

毫无防备之下与虹少侠仓促对了一掌吐了血的蓝宫主开始怀疑之前任达达刺一剑解除误会这...

春归 第七章 上

蓝光。

清浅的、摄人心魄的蓝光。

她觉得自己是一尾鱼,在无际的漆黑海洋中费力地游动。

游啊游啊游啊游啊游。

世界尽头是一汪澄澈的蓝光,让人直觉亲切和温暖,时隐时现,忽明忽暗。

那光先是闪了一闪,继而蓝汪汪直棱棱地趴在黑海的尽头,映亮了天空一角。她无法可想,回过神来就已经在向蓝光努力蠕动着,钻过粘稠如同固体的海水。

游了一会儿她突然起了疑心,觉得蓝光似乎依旧蓝汪汪直棱棱地杵在那里,没有变得更远也没有变得更近。才迟疑了片刻,那光突然就灭了,黑漆漆的海水沉甸甸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张开嘴徒劳地大口呼吸,像一条离了水的鱼。

什么都没有的海里的一条什么都没有的鱼。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包括她...

人生挚爱莫过于睡眠
尤其是赶due到三点的时候
爱睡觉胜过我的过去将来我的一切
求而不得的爱最为心酸浓烈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09

蓝宫主破门而入,看见虹少侠软塌塌地缩在洞里凄凄惨惨地瑟瑟发抖的模样,顿时心疼得一塌糊涂,一开始那点被隐瞒的生气早已抛之九霄云外。她想虹虹真傻,真的。他单知道很少有两个a在一起,可能会千辛万苦终成兄妹;他不知道只要是该喜欢上的就算是兄妹也无论如何都会喜欢上。如果他一早就告诉她自己是a,她也不会贪方便用aa不cp这种理由拒绝总是拎不清的黑少主——或许用正邪不两立?这样黑少主也不会借她之手来害她的虹虹……
蓝宫主想到伤心处,连信息素都不由得抖个不停。她渡了些真气来梳理虹少侠乱七八糟的内力,顺手理着虹少侠这一通折腾下来凌乱的头发,撸着撸着竟然感觉有点上瘾。
而虹少侠在一股令他心驰神往得想打滚的香气包裹中醒...

Q:为什么六剑掉进不老泉都算失了忆,只有少侠例外呢?
A:''让我记住你的美。''

新式同人编纂系统05


5
我叫安远,是一个普通的魔教小兵。虽然答应了路人乙要对教主忠心,也有想着表现得乖一点,无奈我的行为已经严重向少侠倒戈,连大脑都不自觉开始筹划少侠可能逃出去的路线。
所以说我是七剑的细作果然没有错吧。正当我接过路人丙手里的中药时,他突然带着调侃的语气道,''小安,那么开心吗?''
''诶?''我吓得虎躯一震,忙用空着的手摸了摸嘴角,''有吗?不知道诶。''
连嘴角都背叛了理智啊。那我除了原谅它们还有什么办法吗?
''啧啧,教主出去几天,整个黑虎崖的气氛都松了不少啊。''
黑小虎要外出!我立马警觉起来,尝试着不留痕迹地套话,''教主这次又是去干嘛啊?''
据医师的说法,少侠被抓来才几天,也就是说少主前几天才出...

楼下的少侠和他爸
白喵的动作蜜汁娇羞

©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