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好想回坑啊
突然觉得那些年我站过的每一个cp都那么美好tut。把原著梗都快忘光的我,突然想来一发夕阳红。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11


虹少侠在一片猫薄荷气味的包裹中醒来。尽管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尽管浑身疼得厉害,这的确是虹少侠眼里的天堂。倒是他的傻姑娘,说了支持,这时候却哭得比谁都厉害。
体内的燥热业已退去,虹少侠握着蓝宫主的手,一时间只觉得心甘若饴,o而无悔——当然不要变o最好。雷劈得他腺体都麻了,可能是这个原因他完全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总之这种时候他一点也不愿想这些问题。他费力地抬起手,想摸摸蓝宫主含泪微笑的脸,埋到颈窝里嗅嗅这几天来难以接近的猫薄荷气息。
''三娘,你快带虹猫回寒冰洞,我去熬点参汤给虹猫喝。''蓝宫主抹了一把泪,迅速振作,把虹少侠团吧团吧塞到了马三娘怀里,然后蹿走了。
然后蹿走了。
蹿走了。
虹少侠:??...

水声。夜雾。雨。太大的雨填充耳朵,隔绝所有声音。

他分不清这是热还是冷。偶尔他觉得自己在抱着一只抱枕,偶尔他又觉得被黑暗啃噬。

分不清是麻木还是疼痛,或者有在那掩盖下窜出来的更加鲜活明媚的感受,如同新生的皮肤带着抓心挠肺的痒,又像一条被抛上岸的活蹦乱跳的鱼。字面意义上的鲜活。

他把自己埋到抱枕里。抱枕大而滑腻,给人以些许恶心的感觉,像不清爽的肥皂,满手脂膏,或者更像死鱼。粘腻,湿滑,难以控制,带着海腥味,同时带来空旷的自由和令人作呕的野蛮。旷野。他更进一步,勒紧抱枕的脖子。

抱枕是不应当有脖子的。他迷迷糊糊地想。但是抱枕也不应当有海腥味,不应当粘稠湿滑仿佛惯在水里游。抱枕应当蓬松柔软,...

春归 第九章(下)(突然发现有个部分未完成但是碎碎念已经写好了不想删掉所以现在先不要看吧

“卧——诶诶诶!你干嘛!”

“闯男寝啊。”蓝莉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罔顾温思琦的一脸懵逼和失去平衡,自顾自地拽着她的手腕向寝室后方绕,“后面没有摄像头嘛。”

“……总觉得你很有犯罪天赋。”缓过神来的温思琦后知后觉地吐槽着蓝莉的行为,最终还是被拖着半推半就跳上了楼,从三楼某个开着的窗口趁虚而入。

完全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发生跳到有人的宿舍窗口看到男生换衣服将其看光使其娇羞被其踹下这种王道剧情的蓝莉相当幸运地落在了一个空寝室里。两个人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出,寻找着312的门牌。周末的寝室楼道显得很有些清冷,安静无人,带着一股子浅灰色调的静谧,间或传出的人声因此显得尤其响亮。两个人做贼也似地踮着脚摸到312...

“别低头,脑子会掉。”

春归 第九章(上)

周六,下午,空旷的操场。

“咳……嗯,只要把剑尖相抵就可以了哦?”

“你已经问了几百遍啦!都说了我也没有经验了啦!” 

“……”瞄了一眼有些炸毛的蓝莉,温思琦又把视线移回操场上茕茕独立的长跑男。看着他终于跑完步喘着气慢慢走向边上,温思琦的手伸进包里缓缓攥紧了剑柄。手心有些汗湿。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过玄幻,实在是不得不紧张一波。


现下的境况还要追溯到六天前的夜晚。

头脑风暴结束后,两个人沉默了挺长时间——虽然其实蓝莉一直在刷手机——这时候温思琦突然开了口。

“蓝莉……你说如果……” 

“如果?”

“没什么……不过说起来,蓝莉,你这两天能不能请...

突然想写石楠花花吐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没有cp

【允悲

日常自怼

“我不明白。我单知道increase和decrease是相反的意思,decline是减少,incline却不是增加。”

“你真傻,真的。”

“……你特么不应该安慰我吗?”

“嗯……我想想,incline有倾向的意思,脑补成斜坡再往上走就行了。你的逻辑还是通的,行了吧?”

“那我万一站在斜坡顶端呢?”

“傻孩子,你那么傻,怎么会站在斜坡顶端呢?”


依然在背单词

“overtake。”

“超载。”

“……差一点。”

“取过量。”

“……差多了。”

“……过载?”

“……你很棒棒哦。我发现你最近推理扯淡捞术语装逼的本事有所增加嘛,然而是超车、超过的意思啊。”

“类似于‘我超过了你顺便拿走了你的东西还很高兴地向你挥手’这样吗?”

“……一个单词都能被你描述得这么欠揍,你一定是万欠之源吧。”


摸鱼

生词测验结束后,江葭气鼓鼓地拿手指戳那个“notably”,“辣鸡单词!notice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败家儿子!”

“它的原型是notable。”路渊貌似冷静地拆台,然而还没等到“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舞台效果发挥完全,甚至没出三秒就原形毕露,“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了吧?让你不好好背单词……哇别戳我!”

江葭面无表情地倒转手中的黑笔袭腰两秒,最终还是绷不住笑出了声。鉴于还在继续的自习课,她趴在桌上极力抑制着自己的笑声,以至于浑身都抖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她面朝路渊侧趴在冰凉的课桌上小声抱怨——贴着课桌的脸颊稍微有点扁,看起来怪滑稽的,“真是的,notice怎么会养出notable这种败家儿子,吾儿叛...

再摸一个

“你看,比如说记omit的时候,就是‘omet’。o昨天遇到了谁呢?opq当然是p啊。既然写的是p当然要删除啊。”

“哇,这波骚啊小江。”

“基本操作基本操作。”

第二天,默写单词的时候,两个人都把omit的意思记成了屁。


©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