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我本过客,原非归人,入坑须谨慎。

是远处天边悬而不坠的大石。是秋夜里没赶上大部队还是犹豫着奏响的蝉鸣。

雪片从心底里升起来。心底里是熔浆,深深的火山口,黑红黑红地翻滚,低沉地呼噜着,石头冷却后会干燥成丑陋的形状。

呼噜声像猫,令人捉摸不透的,慵懒而富有攻击性的,缓慢踱步过来,柔软的肉垫还是踩碎了秋叶。秋叶发出干燥而粗粝的响声。秋叶也被投入熔浆,秋夜也被投入熔浆。所有寂寥的沉默的冰冷的痛苦的或者明亮的讨好的大家相顾傻乐的东西,全部投进去,没入深夜一样的呼噜声里,晕开一点毫无激情的波澜。

我投进去的是瓦片。你这样对我抱怨,我以为如果不能跳个几下,水花总是有的。

啊,毕竟是熔浆呢。我敷衍地回答,看空中升起的骨灰似的雪片。...

放一篇存文片段,时间线是当年秋天

上个春天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温思琦已经记不太清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她们那时候似乎总是笑着的,没有绷紧的神经,没有淋得人湿透的秋雨,没有鲜血,没有擦肩而过的死亡。

下一个春天还会到吗?她突然这样猜疑起来。秋天的冷雨把时间拉长,慢镜头似的延展恍惚开来,却始终无法触及。空气中或许是应该泛着血腥味的,但是鼻子已经冻得麻木。碎草屑的味道混着寒冷占据了整个鼻腔——然而寒冷又是什么气味呢。什么东西从脖颈边划过去,闪着一点寒光,带着后知后觉的麻木痛感。哎——哎,是就差一点。春天也许永远不会到来吧。他们这些人……他们这些人——

温思琦把剑刺进一个人的胸口。血液将她的镜片进一步模糊。这时候她也不知道...

——我将此刻丢弃。

——我面对你流下泪水。


“首先勾勒出什么。”你说。

于是我看着窗外。窗外是最绮丽的风景。是淡粉色的天空。是浅浅细细的云。

然后我抬起头看向你。

机械性的动作。你隐含着恶意似的这样评判,眼里含着一些古早的东西,也许名为分类。——分类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我这样想,看着你诚挚明亮的笑容,看着你湿润光亮的眼睛。

我不知道要画些什么,于是我画你的眼睛。

我混合棕色与白色的油彩。那颜色太过浑浊,于是我沾上更多的清油。我混合、搅拌,搅拌,搅拌。我抬起头看你的眼睛。

我得不到我想要的色彩。你的眼睛总让我觉得掺着点天空的碧蓝,又像藏了点阳光的明黄。但是当我把...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11


虹少侠在一片猫薄荷气味的包裹中醒来。尽管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尽管浑身疼得厉害,这的确是虹少侠眼里的天堂。倒是他的傻姑娘,说了支持,这时候却哭得比谁都厉害。
体内的燥热业已退去,虹少侠握着蓝宫主的手,一时间只觉得心甘若饴,o而无悔——当然不要变o最好。雷劈得他腺体都麻了,可能是这个原因他完全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总之这种时候他一点也不愿想这些问题。他费力地抬起手,想摸摸蓝宫主含泪微笑的脸,埋到颈窝里嗅嗅这几天来难以接近的猫薄荷气息。
''三娘,你快带虹猫回寒冰洞,我去熬点参汤给虹猫喝。''蓝宫主抹了一把泪,迅速振作,把虹少侠团吧团吧塞到了马三娘怀里,然后蹿走了。
然后蹿走了。
蹿走了。
虹少侠:??...

水声。夜雾。雨。太大的雨填充耳朵,隔绝所有声音。

他分不清这是热还是冷。偶尔他觉得自己在抱着一只抱枕,偶尔他又觉得被黑暗啃噬。

分不清是麻木还是疼痛,或者有在那掩盖下窜出来的更加鲜活明媚的感受,如同新生的皮肤带着抓心挠肺的痒,又像一条被抛上岸的活蹦乱跳的鱼。字面意义上的鲜活。

他把自己埋到抱枕里。抱枕大而滑腻,给人以些许恶心的感觉,像不清爽的肥皂,满手脂膏,或者更像死鱼。粘腻,湿滑,难以控制,带着海腥味,同时带来空旷的自由和令人作呕的野蛮。旷野。他更进一步,勒紧抱枕的脖子。

抱枕是不应当有脖子的。他迷迷糊糊地想。但是抱枕也不应当有海腥味,不应当粘稠湿滑仿佛惯在水里游。抱枕应当蓬松柔软,...

春归 第九章(下)(突然发现有个部分未完成但是碎碎念已经写好了不想删掉所以现在先不要看吧

“卧——诶诶诶!你干嘛!”

“闯男寝啊。”蓝莉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罔顾温思琦的一脸懵逼和失去平衡,自顾自地拽着她的手腕向寝室后方绕,“后面没有摄像头嘛。”

“……总觉得你很有犯罪天赋。”缓过神来的温思琦后知后觉地吐槽着蓝莉的行为,最终还是被拖着半推半就跳上了楼,从三楼某个开着的窗口趁虚而入。

完全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发生跳到有人的宿舍窗口看到男生换衣服将其看光使其娇羞被其踹下这种王道剧情的蓝莉相当幸运地落在了一个空寝室里。两个人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出,寻找着312的门牌。周末的寝室楼道显得很有些清冷,安静无人,带着一股子浅灰色调的静谧,间或传出的人声因此显得尤其响亮。两个人做贼也似地踮着脚摸到312...

“别低头,脑子会掉。”

春归 第九章(上)

周六,下午,空旷的操场。

“咳……嗯,只要把剑尖相抵就可以了哦?”

“你已经问了几百遍啦!都说了我也没有经验了啦!” 

“……”瞄了一眼有些炸毛的蓝莉,温思琦又把视线移回操场上茕茕独立的长跑男。看着他终于跑完步喘着气慢慢走向边上,温思琦的手伸进包里缓缓攥紧了剑柄。手心有些汗湿。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过玄幻,实在是不得不紧张一波。


现下的境况还要追溯到六天前的夜晚。

头脑风暴结束后,两个人沉默了挺长时间——虽然其实蓝莉一直在刷手机——这时候温思琦突然开了口。

“蓝莉……你说如果……” 

“如果?”

“没什么……不过说起来,蓝莉,你这两天能不能请...

突然想写石楠花花吐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没有cp

【允悲

©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