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水流浅浅,水鸣潺潺,一派好风光。
他盯着飞溅的水珠,脑海中的声音这么慨叹道。
他沉默着,又含了一大口水,漱了口吐进水槽。
枕流漱石,岂不美哉?
他僵硬了一瞬间,又顺顺溜溜地刷他的牙。
已经懒得吐槽了。
和脑内这个傻逼生活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智障的文艺气氛。
泉水激石,泠泠作响。
我的脑袋是石头可真是对不起喔。他捧起水若无其事地继续洗他的脸。
今天依然是充满槽点的一天呢。

评论
热度(2)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