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第六章

说实话蓝莉这位冰魄剑主带给温思琦的惊奇本来已经多的让她快要麻木了,无论是初中同学这个身份还是即使见识过依旧令人惊叹的干净性格。然而这一次温思琦是真真切切的又一次目瞪口呆。
''过桥后转了三个弯吗?喔……我想想……应该是向前走,过两个路口,看到一棵光秃秃的树一样的东西,然后左拐……''
温思琦的下巴快要掉下来了。
我说这个挂未免开得有点大啊少年……
''很神奇吗?我说过我方向感很好吧。''蓝莉似乎对自己的开挂表现毫无知觉。
''……''这不是方向感的问题吧……
随着蓝莉的指令,温思琦七拐八扭——尽管事实上只是拐了两三个弯——终于在甘肃会宁,啊不,一个黑漆漆的巷口和蓝军顺利会师。七点五十的下课铃遥遥响起,流畅的古典音乐作为背景,蓝莉非常乡土地蹲在地上向她挥手,一只手还拿着手机,冲她灿烂地笑着,露出八颗白净的牙齿。画面本应该十分美好,如果无视黑漆漆的背景、蓝莉被手机灯光映得阴惨惨的笑,和地上躺着的不知生死的一团,啊,扒手先生。
温思琦觉得有点冷。
咔嗒一声,背后的大叔打开了手电筒,空间霎时亮起来,同时响起来的是缩在蓝莉背后的蓝苏机关枪般哒哒哒个不停的声音:''思琦你跑哪里去了真是的!我跟你讲我千辛万苦终于追上蓝莉然后一回头你被吃掉了?鬼知道你是不是撞鬼了……话说蓝莉运气也真是逆天至极,三下五除二迅雷不及掩耳盗铃惊天地泣鬼神地以她从未及格的八百米成绩把这位先生追上了,然后他一转身,就没有然后了。''
''运气比较好运气比较好。''明显不大会说谎的蓝莉站起来尴尬地笑着,''话说这个叔叔是?''
''……温思琦?''
''没什么……''被呼唤回神的人心有余悸地搓搓手臂,决心重新评价蓝莉的战斗力,''就是今年春天好像有点冷。''
''是有点。''蓝莉若有所思地说,''要不我帮你暖暖?''
似乎完全没有顾忌当前的情势,蓝莉有些汗湿的手指突然贴上了温思琦的手背,给人冰凉错觉的浅蓝光芒旋即亮了起来,暖意立即传到又一次受到严重惊吓、慌忙准备迎接冰魄真气洗礼的温思琦的手上。
温暖的感觉迅速从手背蔓延到全身,暖洋洋的叫人舍不得放开。
哦,是了……内力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啊,不同的属性也不能改变它能带来温暖的本质。普通人好像也是不会看见这些光的……这种常识都忘了,在这两个人眼里我可能一脸痴呆好像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妈蛋……会不会被误会啊啊啊……
''这位就是刚才被扒了包的叔叔。''温思琦清了清嗓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转过头给两个人介绍刚才的大叔。
诶,大叔呢?
温思琦环顾四周,刚才还活生生的大叔的确不在这里了。
被闪瞎了走了?不能理解女女之间的纯洁友谊?还是被鬼叼走了?
温思琦正懵着呢,突然觉得手背上搭的那只手松开了。
蓝莉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卧槽?!''温思琦一脸懵逼,也没心思再管突然消失的大叔,赶快抱住了莫名其妙倒下去的蓝莉。当暖炉当到内力耗尽?这不科学吧?!
''思琦……''蓝苏有些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
经验告诉我们,话痨不说话那一定是出大事了。温思琦抬起头,看到脸色煞白的蓝苏,和刚刚还温和憨厚,现在却站在蓝莉身后几步,神情冷漠的大叔。
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及会有什么后果了。温思琦放下蓝莉,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截钢筋,挡在蓝莉前面,挺直身体,盯着突然跳反的那个人,抿紧了嘴唇。
这大概是赶鸭子上架的新晋长虹的第一战吧,希望不是最后一战才好。
她把最后的杂念尽力摒除,手中的废弃钢筋此刻如剑,泛起了淡淡血色光芒。

''喔,原来你也是啊。''大叔笑了笑,''剑客的手可不能抖啊,都还没开打呢。虽然这个江湖也该完了,该守的道总是要守到死的。''
话毕,他飞身向前踢向了温思琦手里的钢筋,动作轻描淡写却像是转瞬即至。温思琦集中的精神总算起了作用,成功预判,可是身体的反应极为勉强,长虹落日仓促间只使出半招。好容易预判了应对了,温思琦却还是给震得虎口发麻,被拿来充当长虹的钢筋险些脱手。而大叔却像一点血都没掉,神情微嘲,一击不中,不退反进,一掌平平拍向温思琦胸前,左手甚至径直向她那''剑''握去。
''我靠猥亵啊!''温思琦吼了一嗓子,侧身一避,堪堪错过掌风。她来不及害怕,赶紧将内力注入钢筋中,反手歪歪斜斜地挑刺而出,已然毫无章法。眼前人的内力透过半截钢筋传到她手上,剧烈的疼痛和随之而来的麻痹感让她几乎握不稳武器。
差距太大了。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试着抽了抽钢筋,纹丝不动。温思琦咬了咬嘴唇,果断地丢下了被对方攥住的那截钢筋,反手击向大叔的手腕。这运足了力的一下好歹起了效果,大叔手一松,她赶忙接住钢筋,顺手收''剑''斜挡在身前,抬起头看见大叔饶有兴致的笑。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是这个笑还是让某句快要被玩坏的台词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还没来得及对这个鬼畜的脑洞进行任何处理,大叔左手又出,轻轻巧巧地直取温思琦右腕,她下意识地斜劈而下,浅红色的光同样袭向他的手腕,大叔却全然看不出惊慌,手一侧,随着钢筋游蛇般蹿向了原本的目的地。温思琦惊出一身冷汗,匆忙变招,一旋钢筋试图抵挡,突然想起来手里物件并非削铁如泥的长虹,而大叔已故技重施,又一次握住了钢筋。
卧槽,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
来不及多想,眼见得大叔伸出右手便向她脖颈切过来,温思琦情急之下握着半截钢筋借力,一脚向大叔踹去,借这个动作险之又险地躲开了劈下来的手掌。大叔轻轻巧巧松开钢筋,温思琦失了着力点,这一脚也就没能踢到实处。她退了几步,勉强稳住步子,衬衫湿淋淋的全是冷汗。
温思琦抬起头盯着大叔,眼睛瞪得老大,心里却充满不安。才过了没几招就已经显得捉襟见肘,使剑在近战的优势完全看不出来,手心剧烈的疼痛提醒着她原本快要忘记了的擦伤。刚才可以说完全是靠着运气才没有被秒杀,这样的情况,她着实没有赢的信心。
温思琦死死攥住钢筋,试图保持斗志。
无论如何……至少不能就这样放弃。坚持下去,事情一定会有转机。
大叔突然停下了动作。温思琦警惕地盯着他,顺便理了理体内一团乱麻的真气,定了定心神,打算重新调整自己的状态再战。而大叔却叹了口气,声音带着点笑意,自言自语般喃喃,''唉,招式不行,内力不行,应变能力不行,要什么没什么,只有紧抿着嘴唇以示倔强,真是……''
''可怜呢。''
温思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大叔的话正戳中了她的痛脚。无论蓝莉对她的渣武力有多宽容,无论她自己对这件事表现得多坦然,事实总是以一个让人无奈的姿态摊在眼前:七剑之首是个渣渣,七剑之首连合璧招都没练到,七剑之首……就这样,轻轻松松就可以干掉。
她自以为是的所有努力与坚持,所有一天天的进步,不过是别人眼里无用的倔强。
温思琦脸色惨白,血腥味在口中泛起,不知是嘴唇被咬破了还是哪里来的血。局势在温思琦的一次次惨败下显得一塌糊涂,眼见得不可收拾,而大叔看起来依旧是那副样子,轻松,慵懒,带着嘲讽的笑容,眼神冷漠。
这是一场困兽之斗,单方面的戏耍,毫无翻盘可能的碾压。
温思琦眼里的景色已经开始模糊起来,只有微微的闪光在眼前乱晃,红的灰的模糊成一片,像稚童拙劣的画作。大叔带着什么表情的脸在微光中时而闪过……什么表情呢……
这样就……莫名其妙完结了吗?什么都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被一个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莫名其妙地弄死,真是……怂啊。
也罢……我这么渣,果然不适合拯救世界吧……
可是……可是——
她咬咬嘴唇,希望驱逐消极的念头。
但是……但是………
但是不可以放弃啊,他这样放松,说不定,说不定蓝莉就突然醒了呢?再、再拖久一点,几分钟也好……!
温思琦开始涣散的神志重新凝聚起来。她扑上去尽全力挥了一剑,可惜体力内力早已严重透支,神器长虹也并不在线,这打起精神挥出的一钢筋被轻松挡下,返还更大的伤害值。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只靠着本能和不知哪里来的拼劲一次次冲上去,然后被一次次轻松地挡下,一言不发,也毫无章法,像只乱抓乱挠的发疯野猫。她觉得很痛,甚于她儿时每一次哭爹喊娘的拔牙和打针,甚于每一次让她几乎咬破嘴唇才能憋回眼泪的跌打损伤,她其实是个很怕痛的人。一开始还疼得浑身发抖,觉得血突突跳着直往头上涌,后来便渐渐逼近麻木。她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外界的声音也变得飘渺。她只是想,不可以停下来。
温思琦自然也看不到,夜里大叔的脸上,冷漠与厌倦正在一点点堆积。他玩腻了,于是杀意渐起。
她只大叔懒懒散散的声音在哪里响起,''别yy了,我下手可是很有轻重的。''
这样……吗?
这时候她听到远处有熟悉的音乐响起,优雅从容的节奏。
温思琦觉得心里突然空了一块,一直以来支持她的那种叫''希望''的东西突然消失了,如灵巧的鸟儿逃遁得无影无踪。她的双眼显得无神,那种野兽一般原始的、最后支撑她的倔强在上课铃声里荡然无存。
她倒了下去。

评论
热度(4)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