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二人世界

她的名字叫蓝兔,是个兔妖,有着长长的蓝耳朵和毛茸茸的一球尾巴,一把冰魄剑和一只虹少侠。
他们生活在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这个世界存在着少数妖与各种各样的动物,比如涂了夸张唇彩的鱼、半人高的蜗牛和以及紫黄相间的松鼠。
他们的真·二人世界过得挺愉快,每天骑骑马看看风景,偶尔行侠仗义。
只是蓝兔觉得最近虹猫看起来有点奇怪。
开始聊着聊着突然走神,被喊回来时一副酒醉断了片的茫然样子,还问她之前发生了什么,气得蓝兔想学莎丽揪他毛茸茸的耳朵。
甚至有一次打架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抓着长虹突然懵了,差点阴沟里翻船。
蓝兔包扎好他肩头被杂鱼戳出的一个血窟窿,恨恨地用力打了个结,疼得他嗷嗷叫,毛都炸了起来。
他说蓝蓝下手轻点儿,不然扎没扎死要被你包扎死了。
她被逗得扑哧一笑,在他背后将多余的绷带系了个蝴蝶结,顺手撩了撩他垂下来的发尾。
与从前刀光剑影的日子相比,现在这样的生活平静而美好,没有阴谋、鲜血与死亡的威胁,只有一个个清爽的早晨、并肩同行仗剑天涯偶尔替动物们除除恶的生活,以及身边的橘猫少侠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
她这么想着,向她的专属尾巴心安理得地伸出了爪子。
''蓝兔,有你在真好。''这时候他突兀地这样感慨,语气中带着不知哪里来的疲惫。
她被吓得手一抖,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大可不必偷偷摸摸,就正大光明地撸了撸虹少侠的尾巴,非常霸道总裁式地宣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本来还想加一句''小猫咪'',想了想觉得实在恶寒而作罢。

到了晚上他们并排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虹少侠早早睡了过去,蓝宫主揉着他软软垂下来的耳朵,突然觉得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很奇怪,比如包扎时的诡异对话。
他们并不是会没事对对方互许承诺的人。
虹猫最近变得有些嗜睡,常常和她没聊几句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白天的他也会显得有些迟钝,偶尔还会露出疲态,仿佛他每天晚上都没睡,在梦里搞事情似的。
这种时候也许应该找一下神医?神医现在住在哪里来着?
等等。她迟疑着想,那是谁?
……
没等她想出一个结果,身边的虹猫像梦到了小鱼干似的,突然伸出手一把抄起她的耳朵就要往嘴里送。
吓得她赶紧来了一发冰天雪地解救了自己的长耳朵。
明天早饭估计要吃冰镇猫肉了。她看着虹少侠可怜兮兮的眼神,托着腮开始考虑新的烹饪方式。

变故发生在不久后的一天清晨。
那天蓝宫主早早醒了,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摸索着,突然发现哪里不对。
咦?
咦咦咦?
她的尾巴呢?
蓝宫主吓得起床气都没了,迅速清醒了过来。身边虹少侠的位置只留下一片被压倒的草,长虹剑安静地躺在一边,他没带剑就出去了?不,等等,他怎么会突然走掉呢?
明明他就从来没离开过她的视线啊。
蓝兔突然觉得混乱而惶恐。
她在熟悉的野地里奔跑呼喊,她以虹猫那块草坪的余温估测他离开的时间与可能到达的范围,她找了个制高点苦苦寻觅那抹橘色的身影。她第一次发现没有他的世界原来这么大,这么空。
她经过一些存在于记忆里不为自己所知的角落的建筑,疯了似的打开一扇扇门,寻找着她根本不认识的人,搜索着她不记得的故事的痕迹。
她路过司空见惯的涂了夸张唇彩的怪鱼、不合常理的半人高的蜗牛和以及紫黄相间的鲜艳松鼠。
整个世界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奇怪……''恍惚间这样感叹性质的喃喃从她的唇角溢出。
世界在下一瞬间崩解开来。

她的名字叫蓝兔,古传七剑之一冰魄剑的主人,曾经找齐其他六剑合力除去了邪教组织黑虎教,现任vr世界开发计划''玉蟾宫计划''的负责人,黑发,没有兔耳,有一个叫虹猫的男朋友兼研究员兼七剑之首长虹剑主。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她坐在一片虚空里呆呆地想,后来呢?
想不起来了。
记忆的尽头是卷土重来的邪教组织发动的突发性袭击,血的气味,虹猫温暖的怀抱,他蹭痒她脖子的马尾,和他的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他的马尾戳得她脖子痒痒的,他的眼泪滴到她的脸上。这一幕和她记忆里的某些东西重叠了起来。
''你去哪里了啊?说好的一直在一起呢?''她轻声埋怨着,抬起手去摸他的脸。
他说不出话来,温热的眼泪在静默中淌到她的衣服上,洇湿了一片。
''……你可真傻啊,这样老是按暂停键不累吗?''她看着他数据构成的帅脸,想象着现实世界里他的黑眼圈,突然有点想笑。他的猫耳软塌塌的,微微颤抖着。
''哎,''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话说你现在几岁啦?''
而他只是沉默着,抱紧了她。
……

她的名字叫蓝兔,兔妖,有着长长的蓝耳朵和毛茸茸的一球尾巴,一把冰魄剑和一只虹少侠。
他们生活在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一个……很好的、两个人的世界。

评论(11)
热度(33)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