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当张起灵的血与麒麟血交换作用


虹七剧组
远方的少年和瑞兽滚作一团。这瑞兽色泽火红,其声呦呦,颇通灵性,不是麒麟又是什么?其血有驱虫辟邪之功效。
却说只因黑心虎体质异于常人,常受恶虫叮咬,苦不堪言,是以五十年前立教创派,誓要活捉麒麟,日日放血,随身携带。而麒麟乃山林瑞兽,麒麟虚弱则生灵涂炭。于是五十年前七剑合璧重创黑心虎,七剑亦受其反伤,此时竟独剩下白猫一人。
夕阳西下,寒风猎猎,将长虹托付给儿子的白猫静默独立,直至那人出现。
''长虹剑主,五十年未见,你还记得孤王吗?”一顶漆黑轿子飞旋着、挟着劲风凌空而来。
''我不明白。''白猫突然叹了口气,''五十年你都忍下来了,为什么现在却要捉麒麟呢?''
''你不明白。''黑心虎的脸上叮了不少红包,看起来颇为可怖,语气却沉痛甚至温柔,''我的儿子和我是一样的体质。''
''……''白猫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坚决道,''麒麟乃山林瑞兽,麒麟虚弱则生灵涂炭。我还是那句话,捉麒麟放血驱虫,是你痴心妄想!七剑不在了,还有七剑的传人!''

盗笔剧组(为了方便私设小哥的血突然变质,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些是这东西活动形成的通道,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个通道也许可以通到外面。”他道,“你带上工具,快点离开这里。”
我立即点头:“你先休息一下,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如果没事我们马上走,他娘的,我还以为这次我们凶多吉少,我真服了你了,没想到你厉害到这种程度。”
闷油瓶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淡淡道:“我和他,走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骂道。
闷油瓶忽然朝我笑了笑,淡淡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我愣了一下,只见他一阵咳嗽,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我的脑子嗡了一声。他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去,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下来。
此时,那口血所及的地方突然生出了青青的草芽,地上两个人的伤势迅速地自动愈合了,连在洞里几天身上的污垢都消失不见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相当怀疑这是不是我的幻觉。
呆楞许久之后,我抓起他们的手,声音还不自觉颤抖着,''走吧,我们快点走,我们回家。''

评论(6)
热度(38)
  1. 苦茶回味(一直在挖坑)奚晚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你得看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