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玻璃

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唱着一首歌,恶俗的或者深情的不得而知。
她不懂他的语言,她听不见他的声音。
她隔着玻璃板看他,他兀自唱着不自知。
他看起来精神很好,眼神明亮,脸颊红润。他有一双灰蓝色的眼睛,显得神秘而沧桑,像藏着迷雾又似乎清澈见底。
她不由得被吸了进去。
而玻璃板隔着两个世界。
她的呼喊他听不见,她的唇语他看不懂。
她把脸贴在玻璃上,长久地盯着他直到入眠。

她第二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然入眠,睡颜如婴儿一般恬静温柔,眼角的细纹全部舒展开来。看着他的样子她就想温温柔柔地笑。他的头发里已经夹了一两根白的,她隔着玻璃伸出手指,抓在硬邦邦的玻璃板上。
他偶尔做噩梦似的皱了眉头,她便在玻璃那头唱起摇篮曲来。她尽可能大声地唱着,希望自己的声音能传达进他的耳朵里。
几分钟后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她高兴得跳起来,又回过神来大声唱歌给他听,直唱到喉咙嘶哑。
她被迫沉默下来,望着他的脸,终于忍受不住这番沉沉的思念,起身去寻找通往那个世界的道路。
她从出生以来就生活在这里,从未思考过世界为何如此、世界有多大以及世界这一头为什么会有玻璃。她对着沉睡中的他郑重许下诺言,然后沿着玻璃开始前进。
玻璃的墙是没有尽头的。以前前辈这样告诉她。但是她总得到玻璃那头去,她不得不去,即使这样可能无果的事情也许耗费她一生的时间。她单方面许下了承诺,所以她一定会到那边去的。
她向前走了一天,疲惫的夜里她想起一些事情。前辈说他们也曾沿玻璃前进过,只不过最终都无功而返,或是埋骨他乡,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她想到他的声音,他的声音会是怎么样的呢?可能是低沉又温和的,或者更悦耳些。她突然特别想他,想听到他的声音,这渴求那么迫切,以至于她激动得睡不着了。她爬起来继续向前走,每走一步就离他更近些。她满心雀跃,再也不去想结果。
走着走着她实在是觉得累了,于是她靠着玻璃睡下,梦到了他的容颜。他蓝灰色的眼睛看起来温柔迷人,他坐在她身前笑着和她聊些什么,她凑上去握他的手,触到了冰凉的玻璃板。
她觉得有些失望又有些期待,站起来沿着玻璃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整整一年的时候,她实在是很累了,不得不保持相当规律的作息,每天走适宜的步数。她不再每天晚上梦到他,但是触碰玻璃板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她想到他的时候不再那么满心欢喜振奋,但是她还是很期待见到他。她努力向前走着。
走了十年的时候,他的面容已经模糊了。她几乎不再梦到他,只是那双动人的蓝灰色眼睛想起来依然清晰。她的生活被路填满,有时候她几乎想停下来往回走,可是十年不返她早已忘记家园是什么样子。

ENDING 1
又过了十年,她很累了。她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子也想不起初遇的日子了。她印象里那个男人的形象糊成一团。她向前走只是因为已经走了二十年,不愿意停下来了。她偶尔还会看看玻璃与玻璃那一头的世界。她想起来前辈说玻璃的墙是没有尽头的。她开始为自己的死亡做计划,关于在怎样的季节怎样的风景里穿着怎样的衣服以何种姿态死去。她偶尔会想起那个男人,漠不关心地计算他此时大概几岁,然后机械地继续向前走去。

ENDING 2
她忘记自己走了多久,忘记了开始的地方,几乎要忘记了开始的原因。
这时候她突然看见玻璃对面有一个男人。他苍老但矍铄,两鬓雪白,带着笑容唱着些什么。
他灰蓝色的眼睛沧桑,神秘而动人。
她趴在玻璃上看了他许久,突然颓然地叹了一口气。
玻璃的墙壁没有尽头。她梦呓般唱了一句,然后死去。

ENDING 3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一天天老去,直到老到无法继续向前走。过去的记忆一点点从她的脑海里消失,她惊慌过也憎恨过,最终平静如同无风的湖水。
到了这个年龄她很少觉得怨愤,反而随着记忆一点一点消失,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新奇起来。一种小草的花可以让她惊奇很多次,玻璃墙的长度她也很好奇,但是她已经老到没办法探寻了。
有一天她做了个梦,醒来她突然想把玻璃墙砸碎,于是她这么做了。
然后墙就碎了。

评论(3)
热度(5)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