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06


说实话在这种非常时期装b暴露,虹少侠的内心也是充满了波动甚至有点尴尬。
蓝宫主虽然什么都没说,脸上毫无波动,依旧沉稳淡定,但猫薄荷味信息素的微妙变化显示出她如今内心波涛汹涌甚至有点想打人。虹少侠觉得今天的蓝宫主连挥剑的样子都格外的凶。他思考了一下,决定为了保全爱情的巨轮先战略性回避一下,简称跑路。
好在与蓝宫主aa永隔的黑少主怒发血罐,虹少侠得偿所愿龟了息让奔哥运出去,没成想没走几步就突然狗血淋头。
然后随着熟悉的魔性笑声与熟悉的猪肉味,同样配方同样味道的猪堂主挡在了路上。
是你啊,那个被我踹过砍过点穴过,杀了大奔老娘基友,还差点娶了我老婆杀了他老婆的猪肉味傻逼。要拦的是我们你怕了吗?
随手把外套甩到一旁,虹少侠帅气地拔剑。
……卧槽好晕。

虹少侠此时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浑身真气与信息素齐飞,瞳色共长剑一色,内外交困之下猪无戒还打翻了几个血坛子给他搞事情——知不知道再泼狗血,妖魔鬼怪被泼现形了第一个搞死的就是你哦小猪猪?
他握着长虹勉力支撑着,横剑堪堪格挡了几下,那股邪火就又蹿了上来,脑海里有个声音叫嚣着要按住这个人咬断他的喉管。分神压制之际,猪无戒连踹几脚,直把他用来安内的真气都踹得一塌糊涂。
信息素终于再也压不住井喷,向来清淡的林间气息变得极富攻击性,直压得猪无戒连退几步坐倒在地。他似乎很惊讶,随后又挂上了小人得志的猪式笑容……接下来的记忆就模糊不清了。虹少侠只觉得很热,强烈的发泄与破坏欲挤占了他的脑海。昏昏沉沉中重影了的大奔向他走来,他留着最后一丝清明跳下悬崖……卧槽悬崖?
又一次没摔死的虹少侠觉得自己可能真是只猫。

虹·真的猫·少侠检查了一下在经历跳崖和漂流后依然好好系在背上的剑鞘和依然乖乖插在鞘里的长剑,觉得编剧待他不薄。环顾四周,波光潋滟,风景如画。
哇哦,空降成功。

评论(17)
热度(109)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