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虹蓝】【ABO】猫与猫薄荷08


却说黑少主拿了宝玉就跑,顺便给情敌虹少侠扣了一只大锅。十里画廊瞬间掉色,竹子开花,一时间落英缤纷。达达越过枯死的竹子与浑浊的河水,对''虹少侠''造成的生态破坏痛心疾首得几乎要心肌梗塞。
毕竟十代单传,他盼儿子都把黑眼圈盼出来了。他孕期的夫人需要时鲜蔬果,这灵泉宝玉一失,他简直要把黑眼圈都给急不对称了。接下来连续拾到长虹和自家夫人的手帕,护妻狂魔达疯狂脑洞,补出了一场正道少侠突然黑化一不做二不休抢了宝玉又劫孕妇的年度大戏——
恭喜达达除了主人公的名字以外都猜中了。
而虹少侠在溪里泡了许久终于搁了浅,被路过的达夫人和许久未上线的莎丽扛了回去。他并不知道,编剧已经把他背上的剑换成了一口锅。

虹少侠悠悠醒转,莎丽放大的脸映入他眼帘。昏迷前的记忆逐渐回笼,虹少侠的心陡然一惊。
他刚才没做任何处理措施,只是简单粗暴地把自己拍晕。体内真气混乱,怕是毒素已渗入五脏六腑……
虹少侠有一种不香的鱼干。
他一个橘猫打挺,起来就跑。
没跑几步,一股寒流袭卷全身,他脚一滑便五体投地,顺带着打翻了桌上带血的脸盆。
完了。
浑身升腾起剧烈的对血的渴望,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才没去舔地上那摊血水。莎丽……他几乎想冲上去对着她的脖子来一口……咬自己也好……他觉得自己像在沙漠跋涉将要渴死的旅人,被置于一潭甘美清泉间却不能喝,他的身体随时可能背叛他的理智。正当他开始尝试着把自己撞晕时,焦急地凑上来的莎丽的alpha信息素侵入了他的领域。
浓烈的信息素爆发出来,达夫人趔趄着坐倒在地上,面白如纸。
''夫人!''

五剑赶到现场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打完了。
因着夫人是个o,而自己是b,达达平生深恨a以信息素压人,尤其是用信息素攻击omega的行为。愤怒之下他与虹少侠结结实实打了一架,把他丢进洞里冰镇了等待五剑的到来。然而奔哥这两天被虹少侠挡了箭跳了崖,无能为力的次数多得他想打人,于是他就拔了剑,信息素也充满压迫地袭上,准备与达达对抗。
然后达夫人又一次嘤咛一声跌倒在地。
达夫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奔哥:???达达你是b?我有放那么多信息素吗?
草丛中的猪无戒:计划通w

然后蓝宫主和跳跳赶来,愤怒得快要自燃的达达和憋屈又被冤枉的奔哥一搅,事态顿时不可收拾。蓝宫主在一边眼看混战越闹越大,只觉得又气又急。
——她的虹虹还在寒冰洞!飞虹心法至阳至刚,寒气素来与之相克,那么冷的地方,他又中了那样的毒,怎么受得了?
蓝宫主决定速战速决。
她走上前,放了话,然后松开手,受了达达一剑。
干脆利落,速战速决。

评论(26)
热度(100)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