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兔子与大洋彼岸的撸猫少女的故事 01


虹猫前两天捡回了一只看起来很灵异的兔子。
之所以用灵异这个词来形容一只兔子,一是因为它的毛色相当不同寻常。白色的毛尖儿泛着蓝莹莹的光彩,虹猫初看到它时还以为是什么动画片的周边,顺手捡起来准备摆回路边小摊上,才发现触手温热,小小一团生命在他指尖跳动。
小家伙睡着了。
尖端泛蓝的皮毛柔软细腻,长耳朵柔顺温热,随着细细的呼吸一起一伏。虹猫心里一动,便把它捧在手心里带回了家。
他不懂宠物,也没那个时间去照顾,正考虑着要不要把它送给沉迷小动物的部员莎丽,兔子就醒了。兔子意外地极通人性,初醒时倒是有些惊慌,随即听懂了他安抚的话似的,乖乖吃了草,还硬要钻他口袋里同他一起去上课。虹猫几度驱赶不成,只得由着它安静乖巧地赖着,偶尔把手伸进口袋抚一抚那细腻的绒毛。
总之这兔子神得不像个动物。他后来网上查了查兔子的习性,那些该有的天性这兔子一样没有,一天睡十七八小时,睡时死得不行,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的那种,甚至有一天叼走了他放在桌上的一盒鱼干。
兔子是吃鱼的吗?虹猫深深地怀疑了自己过去二十一年的人生及其常识教育。
然后当天晚上发生了最灵异的事情。虹猫,现役大学生,外联部部长,小时候曾经多次嫌弃自己名字的温和腹黑系boy,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猫。
还是一只橘猫。
还是一只正在被一个女孩子反复撸毛的橘猫。
还是一只正在被一个容貌堪称惊艳的黑长直女孩子反复撸毛的橘猫。


这兔子有毒吧?虹部长盯着桌上睡死成一团的蓝莹莹毛球思考了半分钟的人生,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梦里那个大洋彼岸的撸猫少女,以及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鬼使神差的,他没把这只灵异的兔子上交国家,而是把它留了下来,然后取了一个相当简单粗暴的名字,蓝兔。
直男审美的虹部长捏了捏蓝团子的耳朵,满意地笑了。

评论(3)
热度(37)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