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高一写的一个片段

可气的是,肖霆钧口口声声说爱她陶薇,却在枕边睡梦里叫着别的女孩的名字。她查过,那个名字属于他的初中同学,他生命里一个她未曾参与的阶段中她未曾谋面的女孩。叫墨兰的女生中考后莫名其妙地在山里失踪,从那时到现在已经隔了太久太久。

也罢,不过是初中年少无知时未竟的一段恋情,不过是一个年龄已经永远停留在十五岁的姑娘,为此置气似乎显得太小心眼。只是当大女儿出生的时候丈夫敲定的名字“肖兰”,还是让她忍不住和他大吵一架。陶薇说纵有白月光也只是肖霆钧的白月光,孩子是她生的,由不得他冠上旧情人的名字。肖霆钧听了只是愣怔一下,说不是的。

只可惜陶薇向来如此,大吵大闹后,最终还是在丈夫的无理取闹死不悔改翻来覆去不变的一句“不是的”前服了软。儿子肖莫出世时她又和肖霆钧吵,这个木讷的男人却又一次在这件事上展现出她无法理解的死倔。

陶薇知道肖霆钧并非不爱她。她嘴上恶劣,这一点却看得清楚明白。只是那个女孩似乎给他留下了莫大遗憾,以至于他在子辈都要打上墨兰其人的烙印。

她不知道的是肖霆钧在她之前其实并不曾谈过恋爱,以及即使在那时候,肖霆钧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既然没找到尸体,那个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女孩子也许依然活着,在偌大世界的某个角落……

在偌大世界的某个角落。


评论(2)
热度(1)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