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1
吴邪和叶修的初遇一点也不令人愉快。彼时小佛爷刚接回了看门十年没有工资的张大爷,他的事业已经结束,完成了所有执念,早早地准备安度晚年,而叶修的事业刚刚开始。
在刺耳的刹车声中,一个清秀的少年倒在了血泊中,年轻的脸上还残留了点惊愕与茫然。开车的手下惊慌失措地回头。四下沉默。吴邪揉着眉头带着一身疲惫亲自去办手续把事情遮下去,又去医院准备给死者家属塞点钱解决问题,一瞬间恍惚自己原来已经那么不把人命当回事。
吴邪曾经是个性格柔和,总是犹豫不决的年轻人,爱耍点小聪明,有些偶尔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敢和对真相堪称固执的追求精神。他曾经为大奎的死亡内疚自责,为阿宁的逝去难过惋惜,对着老痒的尸体心惊肉跳,近乎偏执地等待几乎不可能回来的张起灵和陈文锦。可是现在吴邪看着那个半小时前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年轻人的尸体,沉默不语假装哀悼,心中麻木地想,似乎是孤儿,好解决多了。
然后另外一个年轻人走进他的视线。

叶修眼睛通红,浑身发抖,嘴唇抿紧,泛着白。他一言不发地走近床单上他身体冰凉的朋友,强撑着没有落下一滴眼泪。他还有沐橙要安慰。他不能倒下。
冷眼旁观的吴邪并不知道,这将是他一生所有的无数关于叶修的回忆里他最狼狈的一次。
他只是突发奇想,问边上满脸歉疚的手下,他叫什么?
会错意的手下慌慌张张地回答,苏沐秋。

他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觉得它的主人应该温暖而柔软,而不是这样的……固执,锋利,不知悔改。
吴邪没想起来他到底哪里来的奇怪形容词。


2
闲的蛋疼的时候,吴邪偶尔会想,盗墓真不是个好行业,等到退休了都没有故地可以重游,无聊得要命。想当年他们烧了鲁王宫,炸了海底墓,到一处毁一处国家级文物。本来想去接小哥的时候也顺手炸了青铜门,结果突然心一软就放过了。
如果炸了青铜门,说不定他就不会撞死那个少年,也不会看到苏沐秋。
吴邪觉得头痛。思绪千回百转,走了阳关道也走了独木桥,最后总是偏偏巧巧地经过那个男孩,眼睛通红,眼神锋利。
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
一见钟情?他有点玩笑性质地想,罔顾那个对象是男的,还和他少说差个二十年。
大龄未婚老处男吴邪突然有些好奇起来,找了手下去查那个男孩的底细。

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手下找到的资料说那个男孩叫叶秋,专业打游戏的,还特别厉害,离家出走出来的,真实背景被谁压下了,无法直接查询。而苏沐秋这个名字属于那个死者,照片里他眉目柔软清秀,笑容灿烂,带着点令人心疼的早熟,以及强大的自信,乐观和笃定。
神情酷似另一张照片里的叶秋。
吴邪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没炸青铜门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如果他没有好巧不巧地撞死苏沐秋,叶秋恐怕将拥有一个无比默契志同道合的朋友,陪他走这条因他的出身和选择的冲突变得十分艰难坎坷的路。
吴邪又有些自私地想,如果没撞死苏沐秋,他又怎么遇到叶秋呢?所以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只是虽然对象换了名字,有些东西依旧在吴邪脑海徘徊不去,比如眼神。那是吴邪年轻时也不曾过的锋利眼神。吴邪从来缺乏梦想和信仰这样热血的东西,因此也格外向往。
吴邪后来终究忍不住,去了一趟那个叫嘉世的俱乐部。

3
叶秋在烟雾缭绕中淡定地敲打着键盘,看起来漫不经心。老烟枪吴邪淡定地穿过烟幕,沉默着站到叶秋身后,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光影中倒映着的年轻人的面孔。慵懒,平静,隐隐约约看得出专注和照片里那种少年专有的锋芒。他像一杆挺直的枪,又像隐隐露出锋芒的剑。


评论(6)
热度(43)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