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质明】01~03

01超能力日常的始与末(上)

 

凛冽的风从脸上擦过,眼中的景物在剧烈晃动着,铁锈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整个世界仿佛只余烈烈风声与大口吸气的声音。腿像被什么诡异的力量驱使着向前迈,身体叫嚣着不行了不行了,那力量却不停下来……

“第四个,三分二十!” 

厚重却飘渺的男声随着风的呼啸灌入蓝芷晴的耳朵。然后——世界好像突然旋转起来,腿软得像再没有一丝力气。

她一头栽倒下去。

 

蓝芷晴掬起一把冷水扑在脸上,看向镜子里自己惨白的面容,心里一团乱麻。

四十分钟前,同样也是在这洗手间,她同样往脸上扑了一把水稳定跑步前不安的心绪。顺便,为了增强信心,她扶着镜子,盯着自己因为紧张而略显苍白的脸一字一句地说,“无论如何,这次八百米一定要满分。”虽然这么说,她也心知以自己那弱鸡体质,这种自我激励只不过是必倒的flag而已。

然后就被打脸了。

三分二十,满分线,这个从来只是嘴上豪言壮语一下的数字,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这次重要体测的成绩单上。

她思来想去,觉得作为一个日常逃跑操的惫懒少女,厚积薄发突然变强的可能性绝对是零。那么,问题只可能出在那句话上了,那句寻寻常常,听起来带有“强烈意志”的烂大街自我鼓励。可能突然觉醒了主角光环之类吼一吼就能倍增输出的挂?但如果说那是挂……回忆起当时那种身不由己的诡异感觉,蓝芷晴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确定了四周没有其他人后,她略微犹豫,还是红着老脸对着镜子小声说,“回教室。”

什么都没有发生。剧烈运动后软绵绵的腿并没有迈开,她依然稳稳当当地扶着洗手台,尴尬地和镜中的自己面面相觑。

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对着镜子说这种话实在是太中二了,真是的主角光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啊——但是,要不,还是再尝试一下……?

蓝芷晴站正了,身体前倾扶着洗手台,凝视着镜子里自己棕色的眼睛,集中精神试图找回当时的感觉,那种决意。

“回教室。”她轻声说。

奇异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迷之力量仿佛在拽着她的脚向前拉,她下意识扒住洗手台,然而随即连身体也不再受控制。蓝芷晴向教室走去,脚步平稳,体态轻松自然,除了因为惊恐而显得稍微古怪的表情,完全就是她自己上完洗手间回教室的样子。

……惊了。

 “嘿!蓝芷晴你可吓死我了!说吧八百米是怎么突然满分的啊?跑完就晕你也是非常拼了——发什么呆呢?被自己的战绩吓傻了?这么恐怖?!”

蓝芷晴差点就给几巴掌糊到了椅背上,这才从长时间的呆滞里清醒过来。某种意义上她的确是被自己的战绩给吓傻了,仿佛好好的三次元生活中突然冒出了个超能力,接下来就该是寻找队友拯救地球了。

“啊?嗯,是吓着了。”她的魂儿还在天外飞着呢。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脸色好差诶。”好友担心地伸手去摸她的额头,被她下意识地躲开了,“没事啦,别担心。”

突然意识到是自己的反常吓到了好友,她忙补了一句,“没事啦,都说了给自己吓到了而已啦。”

“哈哈哈哈要我说你那个成绩蹿得也是吓死个人嘞。这个小蓝同学是要成为励志典型啊。”好友的担心脸秒消失,想把她嵌进椅子似的大力拍她的肩膀。虽然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但超越人类极限的剧烈运动八百米影响甚深,蓝芷晴被拍得一阵咳嗽直接往边上倒去,“停停停,要死人啦!”

“哇——钱小茉你消停一点,我真的要来不及了。“同桌的女生拍了两下桌子,又继续咬着笔死盯着复习资料,眉头蹙得紧紧的,”求安静啊我没复习完!“

“卧槽厉害了这个当场复习,何琪大神继续你的表演。“钱茉例行感叹了一句,随即很给面子地跑到教室那一头浪去了。

给这么一闹,蓝芷晴的恐惧感都丢了。她非常随便地抛下了自己未定的惊魂,看向邻桌又在进行考前五分钟高速复习的另一位好友。何琪大神并没有拖延症,但好像总是在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以至于经常只能考前突击复习。她甚至会在大考的前晚通宵,都不知搞什么事情——看她苍白的脸色和深得仿佛写着“我很困”的黑眼圈,蓝芷晴只能默默祈祷她不要在接下来的考试中睡着了。

……等等,好像还有一件事可做。

蓝芷晴瞥了一眼时钟,时针与分针几近重合。来不及纠结利弊了,她草率地把大胆的想法付诸实践:蓝芷晴直截了当地拍了何琪的肩膀,“何琪,暂停一下,看着我。”

“哇别吵啊……说了来不及了!”

然而蓝芷晴已经把她的脑袋扳过来了。她盯着何琪的眼睛——那细小的血丝和向来温和的眼睛传递出的焦虑情绪着实吓了她一跳。定了定神,蓝芷晴特别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考试的时候千万不要睡着,不要走神。”

“……哈?知道嘞现在是说这种奇怪的东西的时候吗?!”何琪愣了一秒,立马把注意力投回自己的笔记上,然而监考老师的一句“请同学们把资料放回课桌”无情地打断了她最后的挣扎。

“……真能不睡着就好了……”发卷时蓝芷晴还能听到她不甘不愿的碎碎念。

盯着繁杂的题目,蓝芷晴却实在是读不进去。随着脑子渐渐回笼,刚才刷新世界观的发现和自己又一次刷低智商下限的举动让她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卷上的文字个个认识却无法组成完整的意思。三颈烧瓶……天哪刚才一时意气的举动实在是太蠢了怎么破,要是没效果怕不是要被当成中二病,要是成了会不会被抓去研究啊妈耶……冷凝管——冷凝管好像是下进上出来着……

蓝芷晴忍不住又去瞄何琪。她扒着试卷刷刷刷地做着,非常符合自己的学霸人设,只是摇摇欲坠的脑袋仿佛把困字写在了头上。蓝芷晴几乎可以预见到接下来一个半小时的未来——大神的笔越动越慢,然后渐渐停下来,过一会儿又突然惊醒开始刷刷刷……

“不要东张西望,专心做题!这次考试时间很紧!”老师敲了敲黑板,声音里透着的不悦仿佛直戳蓝芷晴。她赶快把目光扎回题目中,觉得脸烫得厉害。似乎何琪的困倦让她放下了心,接下来九十分钟她终于不再胡思乱想,只是注意力却无论如何难以集中。平时还算游刃有余的化学题看得她脑壳疼,剩下的题量却没给她停下调整状态的时间。

“我死了。“蓝芷晴葛优瘫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卷子被抽走,生无可恋的表情仿佛一条刚刚拿氯化钙脱了水的咸鱼。她恋恋不舍地看着老师的背影同化学卷子消失在教室门口,下一秒何琪大神轻蹙着眉头的脸突然在视野里出现。

“何琪?“蓝芷晴一懵,随即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何琪一手抓着她,一手撑着桌子,就着这个桌咚的姿势盯了她几秒,就在蓝芷晴被越看越虚的时候她突然笑出了声,“噗,你这个表情好逗啊。”

“……你今天怎么了?”蓝芷晴伸出手就去摸她的额头,“睡迷糊了?”

“托你的福,真没睡着。”何琪笑着在她身边坐下,“蓝仙女下次考试也要保佑我哟。”

“去你的。”蓝芷晴心一松,把脑袋搭在何琪肩膀上,半真半假地抱怨道,“骨头好硌啊。”

“话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张初霞啊?”何琪微微侧过脸,随口问了一声。

“啊?新老师吗?”感觉到脑袋下面垫着的肩膀突然抬了抬,蓝芷晴不太舒服地缩了缩脖子,“没听说过诶。哪科的?”

“唔……”她听到何琪心不在焉的应答,然后便没了后文。感到靠着的肩膀重新放松了下来,蓝芷晴又凑近一些,找了个好位置舒舒坦坦地倚着。何琪突然伸出手摸她的脑袋,顺着头发捋了几下。

蓝芷晴嘴上叨了几句“夭寿啦,调戏良家妇女啦“,倒也对她突兀的动作没什么抗拒,靠着同桌温热的身体被顺着毛,再加上考试后的疲倦,蓝芷晴当场就睡过去了。迷迷糊糊间,她听到她的靠垫叹了口气。

 

02超能力日常的始与末(下)

 

蓝芷晴觉得,自己的好友,总是很忙的学神,也就是何琪,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具体来说,就是她比以前更忙了。

每天带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精神恍惚魂不守舍的样子,连题都刷的比以前少了。蓝芷晴几次询问,她都以一句敷衍般的“没睡好”回答。

这就算了,毕竟何琪对于自家状况一向讳莫如深。说不定她是某个家族被早早要求承担责任的千金大小姐?不仅不能像小说里那样放纵堕落浪,还被家族各种严格要求、每天事情一大堆?蓝芷晴不负责任地脑补着何琪这两天遭遇的飞来横祸,越补越觉得这个设定合理得简直可以出一本书。对何琪的悲惨遭际感到深深同情的脑洞少女蓝芷晴带着一种爱莫能助的悲哀语气安慰道,“何琪,节哀顺变。“

换来了精神恍惚状态下失去教养的何琪大小姐一记白眼。

这也就算了,然后下一个星期三,何琪又突然要求放学回家和蓝芷晴一道走。

家完全不在一个方向的蓝芷晴对何琪大小姐的诚挚要求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她。

再然后,确切一点、时间地点俱全地说,下午五点十四,离家还有三分之一路程的一片少有人至的草地边,新晋超能力少女蓝芷晴遭遇了……新的风暴。

真要说新的风暴未免有些微妙,看校服眼前人应当只是梓南的一位学姐和一位学……弟?大概是因为黑框眼镜配上压制性的身高,那学姐有种迷之为人师表的威压感;不过更吸人眼球的还是学弟背上那把剑。虽然做得半旧看起来年代感十足,但果然基佬紫的配色和诡异的剑柄构造完全吃掉了仅有的几分古朴感。

所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个老师即视感的学姐和coser学弟的诡异组合为什么要拦她这个良民啊?苍天为证她一没抄作业二没挂化学三没暴露奇怪的能力难道是觉得她看起来骨格清奇蓝衣飘飘——虽然那是校服——想拉她去搞cosplay吗?

“请、请问是蓝芷晴学妹吗?”发话的学姐意外地显得有些紧张。

“啊,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

“卧槽你干嘛!妈、妈耶杀人了!“

学姐有点拘谨的声音才刚起了个头就被蓝芷晴的叫嚷打断了,但这个锅绝对要甩给突然发难的学弟。蓝芷晴只觉得眼前一花,冰冷的剑锋就贴到了脖子上。她吓得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学弟就特别自然地把剑尖直接垂下来指向了她脖子。

在十七年又四个月的人生中,蓝芷晴第一次直面死亡,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割破动脉的冰冷感。

要形容的话,就是很怂、很慌,完全无法思考。连“妈呀真剑”之类的想法都消失了。她盯着那离脖颈似乎只有几毫米的淡紫色剑锋,拼命向后蠕动躲避着剑锋,一边语无伦次地求饶,“学……学弟……有话好好说……”

学弟的脸更臭了,“你说谁学弟?”

“学……学长、学祖宗,大侠饶命啊,到底怎……”

“张初霞还活着吗?”

“啊?“

“我说张初霞!那个魔女!不要装傻!”

闪闪发光的剑锋离蓝芷晴的脖子又近了几毫米。

“张、张初霞,是……”蓝芷晴无意识重复着这个有点耳熟的名字,拼了命地在记忆的沟沟回回里翻找,试图找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求生线索的源头。

这个时候,“铮”的一声突然响起,同时——

“王潇涵,不要搞事情!”

眼前的剑被什么东西弹开,同时蓝芷晴的身体骤然腾空。她顺着熟悉的声音向侧边望去,看见了……

依旧一脸肾虚的、单手拿着手机单手把她提离了危险区域的少女。

错怪你了啊何琪大神,原来你不是都市文里的主角,是武侠文的啊?! 

 

武侠文的女主角现在心情烦躁极了。她不知道蓝芷晴回家的路,也就没敢先跑回去拎了剑再来,让自己没剑杠有剑是决计办不到的;本以为王潇涵那傻小子亲眼见证自己这个同桌的蠢萌表现后会放弃他那什么“斩草除根”的想法,或者至少会给蓝芷晴多少科普一下背景知识,给她留几分钟打电话……总之完全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拔了个剑。看状况心平气和多边会谈既无可能,两人已是退无可退,那就只有——

“长虹爸爸大事不好了!速来救援!”

“怎么,可是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总之王潇涵那家伙又在作妖了,定位给你发了,快过来!现在!”

“卧槽他的蓝妹妹都不在他搞什么事……”

求救电话彼端的少年已经过了拯救世界的年纪,正在大学漫长的假期中咸鱼在家,闻言也不得不跳下床来,撸起角落里一条未拆的快递,大踏步下楼,飞身而起,轻灵一跃,上了一辆自行车。

 

话分两头,这边的蓝芷晴在刚刚才遭遇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命危机后,又……遭遇了第二次。

惊魂未定下她的腿还软得很,只有牢牢抓住何琪的肩膀防止自己直接瘫倒在地。眼前同桌略矮但坚实有力的身体给了她快要崩溃的小心灵极大的安慰。然而还没等她喘匀气,事情就如同千万头狂奔的……羊驼那样以一种完全不可控的姿态向前冲去了。

“你叫那傻逼来也没用。“眼前看起来像个阴沉脸反派小boss的学弟突然叹了口气,”何必呢?何琪,事关原则,你干嘛护着那个魔女的余孽,明明……“

“都说了几次了,蓝芷晴是无辜的。”何琪的表情冷了下来,“王潇涵,不是原则,是私仇问题吧?明明你阿姨都放下了,你为什么还要为难一个无辜的孩子?!“

“那啥……”

“你满十八岁了吗蓝宝宝?“

蓝芷晴无谓的抗议被比她还小三个月的何琪一句封杀。

正当她以为剧情就要进行“正派与反派互放嘴炮直到外援到来反派团灭”或者“正派单方面嘴炮轰杀反派”——虽然这里并不是某部经典动漫作品的世界观——的展开的时候,学弟突然就又动手了。

平心而论,蓝芷晴其实并看不出具体过程,只听到自己刚刚抱的大腿难得地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扒着的身体突然把自己甩飞,眼前的一切仿佛开了n倍速的鬼畜动画,然后,似乎还伴随着“咻”的音效,淡紫色的长剑就又架在她脖子上了。

蓝芷晴卧槽一声,又下意识后退又被绊倒又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甚至因为过于猝不及防,这回臀部摔得更疼了。

她瞥了瞥分成三叉的剑头,心说这猎奇的形状有点眼熟啊。转念一想这种时候还能考虑这种事情,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是强了很多,也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个头啊!

何琪同学你原来这么靠不住的吗?!

远处刚才还攻气十足的大神一脸爱莫能助的悲哀模样,“节哀顺变,蓝宝宝。”

……现在应该感慨善恶到头终有报还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何琪呢?

学弟单手握剑指着她的脖子,望着何琪非常有逼格地又叹了口气,“该说的话我早上都说过了。剑都没带就不要胡搅蛮缠了。”

“王潇涵,你不要滥杀无辜啊。”何琪眉头紧皱,左手收紧蹂躏起了衣角,蓝芷晴知道那是她没有把握时——比如某次即兴演讲前——会露出的小动作。

“……都说了她根本不知道张初霞了。“啊,语气也稍微疲软了下去。

眼见得唯一希望亲队友何琪都没把握了,蓝芷晴觉得更虚了,更何况冷冰冰的长剑还在脖子边上呢——虽然因为剑主人的分神,剑尖与她脖子的距离较上次更远了些。

“喂,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说她是无辜的啊?怕不是被和张初霞那疯子蛊惑了心神?说到底,查出她就是张初霞后人的不就是你吗?”学弟一脸烦不胜烦,话里话外戾气十足。

不过蓝芷晴也没心思再去辛苦仰着头注意他的表情了。这话信息量太大,直接占据了她除了脖子边上的剑尖外的全部心神,甚至连“趁学弟叨逼叨逼的时候跑掉让他死于话多”作战计划都被抛在脑后。

张初霞到底是哪位?早上两个人见过?蛊惑心神……说起来……

虽然有些后知后觉,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半躺在地上被剑指着脖子的蓝芷晴感觉自己真的搅进了什么了不得的浑水里。然而还没等她想清楚其中关节,身体就又一次腾空而起。

“先走了!黄鸢!“

当了好久背景板的学姐闻言一滞,片刻后还是低着头跟了上来。

依然没有得到任何转机、被没有礼貌的学弟粗暴扯着以非人的速度前行的蓝芷晴,对这个不给她话语权的剧本绝望了。

只是还没等她下完决心自力更生,异变又生。

一条棒状黑影在眼前闪过,随即搭在了学弟的肩膀上,两人倏然下落。离得那么近蓝芷晴总算是看清了学弟抽剑的动作。他小退一步,单手拿剑去格挡那个刺向他肩膀的黑影,身体左倾,看样子是打算立即夺路而逃。然而……蓝芷晴并没有看清前面那个人如何举动,学弟突然就姿势诡异地向右扭了一下,抬高手腕,在这种重心明显不稳的情况下很反重力地依然站着。只是旋即刚才那个黑色棒状物重重地敲在了他的手腕上——看着都很痛。学弟手里的剑一歪,整个人向边上趔趄了两步。

“小涵啊,据说你在搞事?”眼前黑影主人的真面目——单手拿着一条黑糊糊的快递包的少年,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03男主出现的始与末(上)

眼前的少年眉眼意外地柔和清秀,看起来有一段时间没剪的头发早已长过了“男生长发不过耳”的梓南校规要求。头顶的碎发有些凌乱地支楞着,在轻风里微微晃动。他着一件微皱的白衬衫,左边的领子还有被外力摧残压扁的痕迹,衣摆被轻风稍稍撩起,背景是草地、旧墙与殷红的晚霞,大朵大朵的云彩硬生生渲染出个泣血残阳的景象来。少年背着光,正随手用长条形的快递袋在左手手心轻拍着——和某个武侠片经典装逼动作如出一辙。那平静而慵懒的神情甚至让蓝芷晴怀疑自己其实是被导演选中的群众演员,而刚刚经历的一系列超现实剧情也不过来自某部异想天开的现代背景武侠电视剧。

尽管少年身后翻倒在地的自行车暗示着他刚才并没有表现中那样从容,蓝芷晴觉得,这个逼还是要给他满分。

“卧槽,小妹妹你谁啊?”

随后,盯着蓝芷晴看了几秒的少年突然大惊失色。装逼指数,清零。

 

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关于蓝芷晴为什么不拔腿就跑,而是站在原地饶有兴致地打量这位新来的男同学的原因,绝不是胆大作死,或被美貌迷住了眼,也绝非所谓男主女主命运的相逢。事实上,学弟打架那几秒,他拽着蓝芷晴的手就有些松了,然后学弟身子一歪,蓝芷晴自然而然地脱离了束缚。天赐良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当时蓝芷晴的确是如此在心中呐喊着的。

然而并没能迈动腿。

她站在原地尴尬地、英勇地和眼前看起来很大佬的少年对峙,内心除了妈买批再无其他想法。

“……嗨?”少年伸出左手在蓝芷晴眼前晃了晃,随即突然一脸恍然大悟,在她身上戳了几下,“小妹妹?你是谁家的?”

小妹妹。蓝芷晴对来自眼前看起来明明很幼的小哥哥的称呼感到无力吐槽,旋即被少年可以看作过密接触的动作吓了一跳。少年指劲略大,蓝芷晴给他戳得皮痛,不由得退了两步,“你、你干什么?”

“你不知道?”少年的表情看起来更加怪异,转过头看向边上一脸烦躁的学弟,“我靠小涵,你这是在对圈外的小妹妹下手啊?我怎么不知道你好这一口呢?强抢民女?”

“圈外个鬼啊,她是张初霞的女儿!”一边说着,学弟随手提剑刺向少年肩膀,“打个电话就出现,你是召唤兽吗?”

“张初霞?”少年扬一扬眉,拿快递包斜挡了一下卸了力,左手信手捏住了剑刃,“别闹了——小涵你刚才说这妹子是……”

“你妹的我妈叫陈茜!你认错人了!”蓝芷晴欲哭无泪。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卷入了一个由同名同姓引起的乌龙,“我说你们这群人杀人都这么随便的吗?!”

“我不是,我没有……哎何琪!这边——”少年丢下了手中看起来危险性极高的淡紫色利刃,冲着远处挥起手来,蓝芷晴顺着他的目光扭过头去。熟悉的同桌一蹦三尺远地向这边“飞”过来,而蓝芷晴的世界观再度崩碎。她麻木地想现在就算告诉她下一秒世界要毁灭,自己估计也能一脸云淡风轻地接受了。

“哎呀你不行啊何琪,才几分钟的事情就被小涵超了一大截……”快递少年看起来完全忘了事件的主题,开始冲着何琪愉快地叨叨。大神起初如释重负的表情在几秒后变成了一脸的生无可恋。她揉了揉太阳穴,凝望着远处正在下落的夕阳,神情渐渐恍惚,竟是明目张胆地走起神来。

“得了,她睡眠不足行了吧?”少年背后的盲区里,学弟挺剑又刺,看得蓝芷晴心里一紧,”别扯了,人要是逃走了怎……”

“你这一言不合就扎人的习惯也该改改了,碎玻璃心少年——”少年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和剑,仿佛背后生了眼睛一样顺手架住了剑刃——蓝芷晴不由得对这个快递包的坚韧程度啧啧称奇——在转过身子拆招的同时少年嘴上也转火向学弟逼逼起来,“还有小涵啊,在大街上动手是个什么恶趣味啊?要是有人看见这是要擦屁股擦到死的节奏喂……”

“我有挑过路段了,而且本来就打算点了穴带走的啊,就是提防她说不定有什么手段……”蓝芷晴惊悚地看着那个刚才还冷冷拿剑指着她脖子的学弟一边以她全神贯注才能勉强看清的动作和快递包少年进行肢体语言交流,一边捺着脾气解释回应他的喋喋不休。意识到快递少年不知不觉已经完全带走了节奏,她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姨妈大,快跑!

然而蓝芷晴刚刚转了个身、大胆的想法甚至还未开始实施的时候,就被一只手拉住了帽子。

不是几次三番拿剑怼她的学弟,不是看起来深不可测的快递少年,甚至不是外表社会实际上却长时间挂机的低存在感学姐。

 。

蓝芷晴的心突然凉了下去。

她不傻。何琪考完试后异常的表现她并非没有发现,学弟那句“查出她就是张初霞后人的不就是你”她并非没有注意。但是一个已经朝夕相处风雨同舟两年之久的同桌,一个十几分钟前还笑着邀请自己一起回家、刚刚才救了自己命的人……叫她怎么去怀疑?

这紧要关头何琪表明态度的一扯终于断送了蓝芷晴跑路的可能性,也像一桶冰水狠狠地泼在她脸上。

也许、说到底世界上怎么会有傻子相信同桌情这种东西…想想看就知道了——尤其是在他们这种动不动杀个人的神经病集体里,搞死个把同桌不是翻翻手的事情吗?啊,说不定她是被逼迫的,什么我逃走了就会损害她的利益所以何琪不得不昧着良心昧着怕是不存在的同桌情来看住我——什么的,说不定还有过矛盾挣扎纠结不安,所以这两天睡得这样不好……不过这些又与我何干,既然——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办正事。”再熟悉不过的、温和而威严的少女声音从背后传来。

既然最终结果是这个样子。

 

蓝芷晴缓缓转过身来,低了头不想对上何琪的视线。内心只有一片冰凉的烦躁,仿佛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虽然还没有讲完但我觉得何爱卿言之有理,所以——”快递少年很是潇洒地拿他的快递侧敲了一下斜上方那把以一个看起来非常危险的速度削过来的长剑,也不知是什么操作,那快递带起学弟的剑转了几下,直接向侧边甩飞了。蓝芷晴注意到少年手里的包裹不知何时被划了一道,隐隐约约露出里面深红色的物什。少年顺着惯性耍帅似的来回甩了甩快递包,转过身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们还是先聊正事吧。”

紫色的长剑落在几米外的草地上,没有发出声音。

“呵呵。”学弟对这种事似乎习以为常,甩了一句曾经网聊不受欢迎榜首的答语就走过去拾起长剑,插进了背上的剑鞘。

淡紫色的长剑……这个形状……无意识盯了学弟那把剑挺久,蓝芷晴又一次觉得脑壳里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联想起何琪那声“长虹爸爸”,蓝芷晴这时候倒是突然福至心灵,“虹、虹少侠?”

被点中名字的快递少年大惊失色:“你认识我?!”

还是少侠这种老牌称呼?!

然而“圈外妹子”根本没搭理他,而是满脸疑惑地盯着那边的王潇涵,还小声嘀咕着,“紫、紫云剑主?……竟然是女装大佬吗?震惊……还我童年……”

“噗……蓝芷晴你有毒……”看着表情渐渐由疑惑变得诡异最后变成幻灭的蓝芷晴,何琪捂着嘴,憋笑憋得肩膀一耸一耸的,“不是虹猫蓝兔七侠传的剧情啊。虽然我们的确是七剑传人啦,但和动画片没有关系——算是动画片借用了一下剑的样子和某一段七剑传说故事的剧本而已啦……”

又双叒叕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蓝芷晴愣了一下,还是下意识地问出了口,“有很多段?那个,七剑传说?”

“对啊,毕竟古传七剑嘛,故事一堆一堆的。”何琪看了一眼刚刚被评价“竟然是女装大佬”、正黑着脸走过来的王潇涵,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几个人各异的目光瞪视下,何琪轻咳一声,看起来很熟练地扫视一圈,“首先还是互相认识一下吧。长虹大大?”

“还真是老套的情节展开啊。”快递少年拿快递轻轻敲着自己的脑袋,“让我想到一个老是死妹子的傻逼游戏。”

他走近前来向蓝芷晴微笑,目光似乎异常柔和地着落在蓝芷晴身上,“你好啊,我叫鸿逸,67代长虹剑传人。“

“……哦。”……听起来很中二的样子。

“噗……”随即他身后传来何琪憋着笑的声音,“我以为你最近比较粉85啊。”

少年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倒是想玩85梗啊,可85be了啊。”

“……”虽然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蓝芷晴还是微妙地感觉自己被耍了。

“咳。”少年清了清嗓子,终于正经起来,“小妹妹好啊,我叫鸿奕晨,这一代的长虹剑主。”

他微低着头看着蓝芷晴,神情肃然,以至于面部轮廓都显得不那么柔软起来。脊背挺得很直,黑色的快递包被松松握着垂在身侧。黑色的眼睛看起来明亮而干净,翘起的一撮头发在风里一抖一抖的。

……抖啊抖啊抖的。

蓝芷晴:你这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吐槽役的位置吗鸿少侠?



评论
热度(4)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