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为了稳定人鬼两界汇率和保持市场贸易公平秩序我建议还是让苏沐秋和叶修在一起吧

此号已弃:

天啦噜大半夜看到太太回来炒鸡开心的!!!!这篇也依旧脑洞,设定好可爱!还有还有,俩人要不要这么腻!歪!啊啊啊沐秋跳出去亲那一下我觉得自己的少女心都在扑通扑通跳!!!老叶把那一圈杂草拔了的细节好戳!【你和你家兄弟亲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亲别人,我就亲你


非蝉:



目录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这其实这是篇环保文




隐一点谁特么看得出来的韩张




   




  苏沐秋墓前。




  叶修敲敲墓碑:“大兄弟,在线不?有事急。”




  没人回应。




  “和钱有关,不理我我发你抖动了。”




  这招果然很有效,墓碑上虚浮出一个聊天界面。界面清爽直观,正中间是视频通话,正对着苏沐秋擦汗的脸;右边是记录两人所处人界、鬼界位置的坐标;左边则是一长条工具栏,从上到下功能依次是:视频通话、跨界汇款、实物传送、汇率查看、阿里旺旺卖家版、天气预告(人鬼界通用版)等等。




  




  苏沐秋擦擦汗:“快说,运货忙着呢。”




  叶修沉痛说:“大兄弟,B市出了新规定,禁止焚冥币,看来以后我只能跨界汇款给你了。”




  苏沐秋愣道:“什么鬼,我的墓不是在H市吗?”




  “可我是B市人啊,要遵纪守法。”叶修的手指敲了敲屏幕中苏沐秋的额头。




  “我是H市鬼!”苏沐秋说,他晃晃脑袋,“这不是关键……主要是,你汇款的话,汇率是个大问题啊……”




  




  这年头人民币汇率不升不降,可冥币汇率却在人类看不到的地方一路暴涨——虽然究其原因还是苏沐秋搞得一系列地府建设工程花钱如流水——这些事一般人当然不知道,所以人界的人冥兑换比例还是维持了好几年的和谐数字,一块钱就能换好几百万,纸钱哗啦啦地烧。




  但在鬼界就不一样。如果焚烧传送被禁止的话,就只剩下了“直接汇款”这一正规途径,这比例额度实际上是由鬼界独自掌控,汇率坑爹至极,冥币一下从津巴布韦元上涨到了越南盾的级别——二者还是很有差距的。




  




  叶修说:“这就非常地尴尬了。”




  苏沐秋最近在搞一个地府娱乐城市的建设,号称是迪斯尼乐园级别的大工程,但缺钱缺物资,在鬼界这个蛮夷之地,难度无异于是造巴比伦塔。有后方支援都不一定能成,何况现在没了?




  苏沐秋沉吟了会,想出一个主意:“其实每个墓碑前都有一个简易传送阵,贡品和纸钱都是这么送过来的。但它需要能量启动。火的热能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能量,它既然不能用,就换别的能量,比如水能啊电能什么的……”




  叶修望望天:“行,让雷劈一下是吧,我查查天气哈。”




  “……”




  




  无一例外大晴天,苏沐秋很绝望。苏沐秋立马又不绝望了:“等等大兄弟!我又有一个主意。”




  “你港。”




  “我们虽然没有能量,但我们可以借啊!鬼界虽然汇率坑爹,但我们可以骗啊!”




  “咦,骗?沐秋同志我跟你说做鬼也不能这么无下限啊。”




  “咳,说错了。”苏沐秋环视周围,一堆竖起耳朵偷听的搬砖小鬼赶紧装作“今天天气不错你说呢是啊哈哈哈哈”的样子,苏沐秋用力咳嗽一声,小鬼们立即撒腿工作了。




  “你知道的,我大鬼界不是血池就是深渊,新鬼下来留宿问题全靠上面人烧纸房子,没人挂念的只好流浪了,连间公寓房都没有!”苏沐秋说,“至于环境问题就更别提了,上头在二万年前下令整改,结果起草的文书还烂在功曹肚子里没动笔写呢……”




  叶修打断他:“我不知道这些的。”




  “……好吧,这不是重点。”苏沐秋嘴里鼓了鼓气,“总之,作为第一个提出大兴土木建议的鬼哥哥我很受重用,由我出面去谋求开绿色通道放行的福利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真成了的话我就是鬼界第一大房地产商了,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笑道:“行啊,记得给我留套三室一厅的,要三环以内。”




  苏沐秋变了脸色:“能不说这鬼话么。”




  “不啊,要打算的话就要打算周全,哥是个务实派。”




  




  太阳有点老,法阵显示屏上苏沐秋的脸都虚幻起来。叶修蹲下身,用手遮在墓碑上挡太阳,顺便调低了点暗度,但没什么用,叶修想起来地府本就是暗沉沉的,这做法跟夜寻包公似的,他忍不住笑了。




  亮度调最高,“务实派”叶修说:“顺便苏老板,房地产搞腻了可以换汽车业,汽车腻了还有服装、餐饮等等等等,最后鸟枪换炮干脆拉根电线建一个社交网络,到时候我得入股当第二股东啊!”




  “我要这些来做什么?讨老婆吗?”苏沐秋气道,“你丫滚蛋!别来和我抢钱赚!”




  叶修啧啧摇头:“这就掰了?怪不得人说别和你最好朋友开公司,分钱不均这是大问题啊!”




  “还分钱呢,知道刚才那段应该怎么来形容吗!”苏沐秋抽了抽嘴角,手上飞快地点击触摸屏,不一会跳出这样一条新闻:夫妻幻想中五百万,因“分钱不均”大打出手。




  叶修:“……”




  




  苏沐秋说:“行了,我这边尽量把上头的鬼忽悠过去,借能量的事就要看你了。”




  “你港。”




  苏沐秋眯起眼,悄咪咪地指指天。




  叶修看他挤眉弄眼一脸“你懂的”表情,望了望闪瞎人眼的大太阳,然后回头看他,摸出根烟,不点,就叼着。




  他忽然笑起来:“够折腾,不过——我喜欢。”




  “必须的。”苏沐秋神神秘秘,“我心底其实有个更大的计划,不过得花时间跟金钱,你得等着啊。”




  “行啊。”烟尾翘起来,叶修低头看着墓碑边缘一圈长得迅速的杂草,伸手拔了,“那我走啦。”




  “等下。”




  




  苏沐秋退后两步,起跑有了个冲势,他手指灵活地在屏幕上点击,时间把握得极准,恰恰好好在屏幕闪出一丝蓝光的时候直直穿过去!




  与此同时,叶修怔怔地看着墓碑屏幕里笑得十分得意的苏沐秋越来越近,然后在一个肉眼难辨的当口,平面的、遥远的、不可触摸的鬼魂冲破那道蓝色光圈的束缚,像新枝抽芽,猛然成为眼前立体的、真实的、温热的存在。




  这一瞬间非常迅速,叶修甚至只来得及微微睁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着人类版苏沐秋从墓碑里钻出半个身子——很久以后回忆起这幕形似贞子的场景时叶修时常拿来挤兑苏沐秋——身上还残留着淡蓝色的光圈阻碍他的前进,但苏沐秋最终成功抵达,在他唇上留下短暂却温暖的一吻。




  和一声轻笑:“命中靶心❤”




  接着就像橡皮绳拉到极致后的反弹,光圈霍然发亮,比来时还要迅猛地后退收缩,屏幕中苏沐秋一连退了好几十步,才慢慢稳住身形。




  苏沐秋说:“嗯~这波不亏。”




  




  叶修摸摸嘴唇:“闹鬼啦!2D变3D啦!”




  苏沐秋一步步走回去:“怎么样,这是融合了实物传送和视频通话功能的新业务,我还没想好取什么名字,不过已经有了个设想。总之,这次我来取名!”




  叶修:“我勉为其难听一下你华丽的取名风格。”




  苏沐秋:“你觉不觉得这一手很像青蛙捕蚊子的时候舌头突然弹射出去的样子?我觉得很像,所以叫青蛙捕蚊怎么样!”




  叶修:“………………………………………………………………”




  叶修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说话间苏沐秋又回到了原来的聊天距离,他把手放在屏幕上,“能量快没了,就到这啦。”




  “行。”




  叶修站起来,拍拍粘在衣服上的杂草,转头离开了,走了两步回头,苏沐秋跟目送探监的人离去似的眼巴巴张望,他忍不住笑了笑:“三室一厅,三环内,我倒是有,但过期不候,走喽。”




  




  直到屏幕暗掉,苏沐秋还维持了眺望的姿势相当一会儿,他嘟囔了一句回过神,往周围一看,差点吓成僵尸。




  几百只搬砖小鬼挤地铁般簇拥在他身后,双脚收在他画的阻碍圈外,上身却尽力前倾,伸长了脖子打探这边的情况,又在他转头的一瞬间惊吓四散,来不及跑的前脚绊后脚,造成一系列连锁跌跤,一下全摔懵了。




  小鬼战战巍巍地喊:“今……今天……天……”




  “今天天气真不错是吧?”苏沐秋蹲下去看他们,“怎么不会换个说法呢,比方说老板你的兄弟真帅?”




  几百个小鬼齐声喊:“老板你的兄弟真帅!”




  那声响太大,震得奈何桥都颤了颤,搭了几块砖的墙体兀地被震塌了。苏沐秋憋了半晌,莫名把自己憋出气:“你和你兄弟亲嘴啊?都散了都散了!”




  




  




  




  张新杰是一个天使,而且是一个很称职的天使,毕竟这年头晚上准时到岗值夜班不离岗的天使已经不多了。




  这天到点后张新杰躺下,神思回到天界,和上日班的天使换岗后便兢兢业业地查起了帐。




  




  收缴飞上来的气球二十八只。




  有一封来自南极的订单要求把云朵捏成伞状。




  上帝的调色板中似乎红色快用完了,得赶紧进货。




  人界某萧姓雇主订购了200单位的降雨。




  西门的天使羽毛脱落问题严重,在人界订购了一份防秃药,不过好像没什么用,因此两界陷入了商业纠纷,嘛,谁让他是英国籍呢。




  ……




  




  张新杰逐条处理得很认真,直到看到最后一份交易清单:




  订购人:叶修(人界)




  订购物资:能量、金钱、天界材料




  收货地点:鬼界苏沐秋处




  付款方式:面议




  




  面……张新杰又看了一眼订购人的名字,利用天界的定位系统瞬间锁定了订购人的位置,一个很眼熟的人理所当然地在玩很眼熟的游戏,张新杰忍不住想上前看看他是不是在抢霸气雄图的BOSS,结果叶修先转了过来,挥挥手:“哟。”




  张新杰抖出订单:“无效订单是要被拉黑的。”




  “面议的意思就是价钱好商量嘛,我用这个你们霸图的BOSS换怎么样?”




  “不用,是霸图抢到的BOSS就一直会是霸图的BOSS。”张新杰推推眼镜,“一如既往。”他顿了两三秒,“既然如此,我拉黑了。”




  “等等等等等……”叶修从桌上拿了张纸展开出来,上头满满的都是字,“人鬼天三界未来三百年内通商及贸易计划细则,建造传送阵走绿色通道,畅通无阻,一路放行,造福世界从你我做起。新杰,要不要考虑一下这个提议?”




  张新杰说:“不予考虑。”




  “这么跨时代的伟业,怎么就不考虑呢?”叶修抖出小纸:“只要这事成了,你肯定升官啊,什么大天使权天使力天使越级升上去吧。我听说现在天界,官越大上班时间越短,是吧?”




  张新杰耳朵微动,面不改色:“传送阵5%的过路费太低了,建议升到20%”




  ……




  




  




  




  连通人鬼天三界的物资传送阵就这么投入了运营,虽然只能运载非生命体,但依旧大大提高了地府娱乐城市的建造速率。作为一座娱乐城市,游乐园是最先建好的建筑,纵然这个游乐园相当低端,有就不错了,地府一干上级领导视察完后十分满意,勒令亟日运行。




  剪彩当天,叶修也蹲在墓碑前满眼困意地观看,清晨的太阳还不是很烈,因此屏幕那边的景象看得相当清楚。




  大型土木工程负责人苏老板面带笑意,向左右领导示意,然后对着他说:“开幕!”说着手撕了挂着的彩条——因为剪刀不好烧过去,周围的搬砖小鬼们纷纷拍着嘴巴喊:“开幕!——砰!砰砰砰!”




  成百上千个小鬼的声音响彻天际,却依旧没有盖过另一个声响——烟花爆竹升天的炸裂声,五光十色的烟花接二连三在游乐园最大设施摩天轮之后爆裂,大鬼燃大箱,小鬼点小箱,一簇接一簇,久久没有熄灭,星芒划破鬼界永世昏暗阴沉的穹顶,偌大的鬼界竟如白昼明亮。




  叶修从第一声烟花响起时就彻底清醒,苏沐秋走近屏幕,挡住了好大一部分视线,他压低声音说:“你们那边连焚纸都不让了,一定也不让放烟花吧?我一次给你放个够,反正这边也不要紧。”




  “……现在有钱了了不起啊。”叶修笑道。




  




  




  地府的建设项目井井有序地进行着,有天阎王爷心血来潮,查了一下帐。查完帐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为了稳定人鬼两界汇率和保持市场贸易公平秩序,我建议,还是让苏沐秋和叶修在一起吧。”




  




  苏沐秋复活了。




  也许复活的原因很诡异,但你都看到这里了,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他从原来视频通话的屏幕中钻出,虚幻的2D变3D又变成活生生的人,“简直像打破了次元壁。”苏沐橙捂着嘴笑道。




  苏沐秋假装不高兴地抱了抱妹妹:“我明明还要不可思议。”




  在他转过身,有些僵硬地张开手臂,想要拥抱叶修时,叶修藏在后面的手伸了出来,“砰!”他配了个音效。




  




  他手中,那支制作不怎么精良的纸烟花束霎时炸开千万条明艳或斑斓的彩条,丰厚又热烈地投向苏沐秋身上,在他的发尾、眉梢、鼻尖、脸颊,肩窝和掌心,每一寸鲜活的皮肉上留下印记。




  叶修说:“看,这边也可以放烟花。”




  






评论
热度(75)
  1. 奚晚此号已弃 转载了此文字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