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春归 第九章(下)

“卧——诶诶诶!你干嘛!”

“闯男寝啊。”蓝莉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罔顾温思琦的一脸懵逼和失去平衡,自顾自地拽着她的手腕向寝室后方绕,“后面没有摄像头嘛。”

“……总觉得你很有犯罪天赋。”缓过神来的温思琦后知后觉地吐槽着蓝莉的行为,最终还是被拖着半推半就跳上了楼,从三楼某个开着的窗口趁虚而入。

完全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发生跳到有人的宿舍窗口看到男生换衣服将其看光使其娇羞被其踹下这种王道剧情的蓝莉相当幸运地落在了一个空寝室里。两个人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出,寻找着312的门牌。周末的寝室楼道显得很有些清冷,安静无人,带着一股子浅灰色调的静谧,间或传出的人声因此显得尤其响亮。两个人做贼也似地踮着脚摸到312 门口,所幸门上的标签纸尚未完全模糊使探险者不必深入进一步触发危险剧情。温思琦扒着门框,搜索着年深日久已经有些破损的单子,“一号床,嗯,路……”

“诶!我们班的!”然而兴奋得一如既往的蓝莉立即破坏了温思琦使用气声的良苦用心。她的音量随即被温思琦气急败坏的“小点声小点声”给压了下去。然后温思琦一脸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了一番,确认无人过后,转过头撞上了蓝莉无辜的脸。温思琦叹了口气,伸出手捏了捏不靠谱指数百分之百的现任冰魄剑主柔软的脸蛋,觉得这货降个维就可以做成表情包合集了,“乖巧.jpg”,“无辜.jpg”,“揉你小肥脸.jpg”之类的,用户量一定超高。

倒是自己的话,做出来的表情包估计只有“叹气.jpg”,“我好柔弱啊.jpg”之类了吧。温思琦轻轻推开窗户翻了进去,一边抱着一种苦中作乐的心情脑补着自己的表情包,感到一种诡异的滑稽感。

“那是我们班同学,叫路渊。”似乎是受不了过于安静的气氛,一旁的蓝莉开始主动解说起来,“我记得他是长期住校的,不在寝室就是在教室嘛,待会儿你们认识认识。”

“……早知道就直接找你同学问这个寝室号了。”温思琦叹了口气,有些夸张地按住自己的脑门,仿佛它真要掉下去了,“话说看到你们班的男寝号你就没反应吗?”

“我是走读生。”蓝莉表情乖巧,配合着被横刮到脸上的碎发,看起来有点“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意味。

“……巧了,我也是走读生。”温思琦叹了口气,觉得相比于走读生,自己看起来也许更像个操碎了心的老父亲。她薅了一把凌乱的刘海,阳台的风似乎大了起来。望着楼下浓情蜜意你侬我侬的两人,温思琦忍不住再度叹了口气,心想最近叹气的次数可能已经透支了一年的分量。而身边的蓝莉依然心情愉悦地晃着腿,大概是对闯了男寝这个成就志得意满,兴奋地喋喋不休。

一般而言,这么顺利地找到第三剑,无语之余温思琦应该还是相当开心的。

——罔顾她们被切断退路的现状。

是的,可以这样沉重地宣布,唯一没有摄像头的下楼必经之路,被一对情侣,攻占了。

“不要着急嘛。”蓝莉宽慰道,“这里风景还不错,只要没人来,我们就可以随便聊天啊。”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你继承了冰魄的flag体质。”看着门口刚刚发出声音差点把她吓得摔下去的男生,温思琦当机立断,用最后几秒钟吐了个简短的槽,拉上蓝莉的手就往二楼跳。没成想蓝莉在这个时候挂了机,抓着阳台边缘愣是不肯跳下去。以诡异的自杀未遂姿势被吊着的温思琦脑内空白了几秒,看到男生从窗台上伸出来的大头。

“……请问一下这位同学,是我丑到你宁愿跳楼也不愿意看我吗?”男生俯身伸出一只手,作握话筒状询问。

完了,是个逗比。

温思琦听着蓝莉作为背景音的几声“路渊”,忽觉七剑前途一片黑暗。




---------------------------------

原计划写到小江出场,然而计划日常赶不上变化。总觉得停在这里效果不错,于是停在了这里。

前期剧情有些太平淡了。考虑删改。

我超喜欢那种高潮一波接着一波的剧情der!

说实话时隔两年我快要忘记路渊的表设定是怎么样的了==

评论(5)
热度(2)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