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晚

诚的迷妹的楼(可以看出这只迢对诚的感情转变qwq

好恶之所存,偏私之所存也。
又一次证明这句话很对。
只要对角色产生了超出欣赏喜爱的感情,偏私就会出现。
萌的cp也是如此,现实也是如此。

明明是因为对新一姬的好感去搜声优,一不小心成了半个南姐厨,然后莫名其妙地掉了弹丸坑,然后莫名其妙地粉了苗木。
三天完成的圈粉。先看了传送门带去的二代结局,结果被剧透了个一干二净,然后看见有人刷诚哥,然后两天看完一代游戏实况一天刷了动漫。
很想看看二代,但寒假要结束了,大年初一二三的浪也该结束。我浪到现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啊啊,又跑题了。

苗木厨好少QAQ-------这个是我开始的感慨。
我这个人有时候真是很奇怪,这个不少朋友都说过。我懒,连付出爱这方面都懒。喜欢一个角色我就去看那个角色的吧,寻找他的粉丝对他的一切的整理、对他的表白、生出的感慨。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总是喜欢主角,因为萌起来省力又讨好;或者我只是喜欢三观正并敢于践行敢于面对的人,因为我三观不歪却老是逃避现实。
毕竟人总是追求自己没有的东西。
哎呀,好像又跑题了。

苗木君真的很好啊,很温柔很坚强,就算看到了现实的残酷也不曾放弃''天真''的希望,近乎圣母地想救下每一个人。
这一点上倒是和新一姬像得很。
或许我就萌这样的小天使烂好人。

抒发完感情,讲讲正题。
起因是看未来篇我心疼了n次小天使,然后发现找不到同党。
心塞的我到处跑想找到别人对这段剧情里小天使的看法,结果看到了很多分析。
有道理,合情理,宗方当时的做法和智商无关,他的做法情有可原甚至完全冷静正确(第四集他拿刀指着捆绑play的小天使时说的话表达得很清楚)。逆藏做错了可他这个角色动人的地方本就在于他的忠诚,做到这一步也是很难。
对对对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心疼小天使,没人心疼小天使我很不爽,没人心疼宗方逆藏我就没感觉。
就是这样无理取闹。

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无理取闹的人。

曾经一直以理智自居,向来是全员路人粉(尽管我其实不大清楚路人粉这个词的定义,类似造了个词)
就是绝不黑角色,欣赏每一个作者塑造出的角色,咀嚼作者想表达的东西。平等对待所有角色(有点偏爱主角什么的就不算啦)和所有cp。
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也是尽量这么做的。角色我本来就都路人粉,cp呢,即使是对家的逆cp我也顶多冷漠脸,鄙视对家的言论从来不会有。
想想看也只不过是不爱罢了。
只不过是不爱哈。

不想举新兰和柯哀的例子,在我心里这两对cp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也就没有可比性,一对是官配,一对是暧昧都没有的纯单箭头变成没有箭头。但是特别偏私的cp也就这一对,所以只好用一下。
同样的逻辑漏洞,暧昧不明的地方,柯哀的说法我就会想,哼,生掰;新兰的截图,明明其实并没有太体现出感情来,甚至是摩擦,比如被解释为老夫老妻的不耐烦(两个人在一起没有摩擦才不正常)和一些挂电话的情节(新一姬挂电话小狂魔),我看到了漏洞却不会指出。
偏私。我意识到这一点,没办法改过来。
人物也是,看到有人批评新一姬就有点暗戳戳的不爽,尽管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在情在理;看到有人骂苗木小天使就点叉,尽管小天使救二代的做法的确有问题。
因为爱了,所以护短了。大概如此。

困了。
想不起来还有什么要说。怕被剧透先入为主产生偏见而不敢看涉及二代的同人,而游戏又得等高考结束再看。没粮,难过。
总是厌憎偏见,妄图消除偏见。
错了吗?
果然我还是不愿意为了保证公平而放弃爱。
啊啊,爱这个字也真是好羞耻,明明只是想表达比普通的喜欢更强烈一些的感情。

引一句雾切的话收尾
不过是个苗木。
------------------------
占tag抱歉



我就再说几句,诚现在是我男神你们不要跟我抢*・゜゚・*:.。..。.:*・'(*゚▽゚*)'・*:.。. .。.:*・゜゚・*
 作为一个不滥情的人,我从小到大也就一个男神。(。
 真的好喜欢他啊。你看他那么温柔那么好。他相信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希望。他悲伤过害怕过动摇过却还是在往前走。
 他是光。
 

 完了我这人话不能一次性说完的毛病老是改不掉。
 其实对未来篇并不是太恶感。高三狗没时间所以没补二代,所以绝望篇没看。三代那些崩掉的角色我就当同人有点嫌弃地看过去了。那个视频我原来一直把它当作一个强制性自杀视频,和绝望无关。就是一个''设定'',看了它就会自杀,和绝望没个卵关系,所以也没察觉大家说''苗木君ooc了''的点在哪儿ˊ_>ˋ那个过程因为黑白熊视频太搞笑了所以我也没认真ˊ_>ˋ所以算迷之没有get崩点吧……
 再碎碎念一遍,诚是我男神QwQ尽管这么叫有点厚脸皮,但是他也不知道嘛【迷之伤感
 还有人渣诚竟然和苗木君一个名字(╯°□°)╯︵ ┻━┻这让我叫诚的时候偶尔感觉不舒服


 如果他真的存在,或许有一天我看到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时候他会遥遥看到一个奇怪的女孩子,隔着马路与城市的灰尘,对他说,诚…君,阿里嘎多。
 然后女孩子就没入人群找不到了,他当然也没听清她说了什么。
 大概是这样的结局。这样的结局也很不错。
 可惜他不存在这里呢。连这样的结局也没有。
 还是写不了诚的同人,大概是没办法写他爱上谁,又因此受到伤害。
 大概哪天有空了,复健完毕,可以给诚写首歌词。



 我回头想想,觉得粉诚还真是一个奇迹。
 作为半个声控我不怎么喜欢他的声音。我一开始就对那撮粗呆毛尴尬不已。平凡过头和可爱以及一米六根本不是我的萌点。看游戏实况的时候还嫌弃过他的推理能力。
 到现在喜欢低音的我依旧不喜欢他的声音,依旧不曾有这些萌点。
 但诚果然是不同的吧。我真真切切地确定我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身体特质而有好感。让我粉上他的真真正正是他的灵魂。




 最近在看夏目友人账,感慨小天使真是温柔得让人心疼让人喜爱。我明明很喜欢温柔的人,诚的位置倒是毫无动摇。仔细想想,他其实和诚完全不一样。
 想来是因为从根本上讲,夏目是生长在很糟糕的环境里的。经历造就人的性格,这是怎么也逃不开的真理。他的经历使他闭锁、胆怯,没有勇气也没有经验对外界索求一点多余的东西,每每沉默着委屈自己,自欺欺人说,''我没什么大不了的啊。''他太害怕失去,因此礼貌、疏离、在人不可见处患得患失。他的过分温柔来自他不把痛苦向别人发泄的高觉悟与对自己感受的过分轻视。
说起来有点像我啊,大概因此无法成为男神。
我不知道了。思维混乱。
大概因为开始的他仅仅是非常温柔与十分消极,只不过藏的很深而已。 
或许我缺乏''希望'',才会那么想要''希望''? 

开玩笑的。 
 
 
 
 今天看到一个帖子,说你有没有一瞬间让你喜欢上了什么人。因为一时冲动打了一段话,就粘一下。 
 文字很粗糙。最近文笔差到没朋友,想表达的也很难表达出来,但是这是我真实的感受。 
 
 苗木诚。 
 看游戏实况时还没什么感觉,看未来篇有一段,雾切为了他''死了''。在听说会有同伴因他而死后他本来就在自我怀疑了,雾切为了让他活下来而死去,宗方叫他去solo,他擦掉泪水站起来,努力压下痛楚,坚定下来准备应对宗方。这时候御手洗质问他,雾切死了,你难道不难过吗?然后他回答,语气悲伤而温柔。他强忍着泪水,脸上带着微笑。 
 一瞬间被圈粉。雾切的死他明明是最难过的人,如果是我处在这样崩溃的边缘受到这样的质问语气绝对没办法那么温和,甚至大喊大叫你怎么懂之类的。 
 原来他是那么温柔的人。 
 然后他独自一人前去找一心想杀他的宗方,他走了几步泪水就止不住地滚落下来,然后沉默着,擦掉眼泪继续向前走。他路过月光原的残骸,刚刚帮助过他们的人被干脆利落地劈成两半,而这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下场。他难过得流泪,怕得发抖,但他继续向前走。 
 这一刻他成了我男神。 
 所谓''神''与''本命''不同。本命也许是因为你心疼他、喜欢他,而男神却是因为他能寻常人所不能。他是能背负起同伴的死前进的人。他身上人的光辉闪耀得刺眼。也许这就是所谓希望。 



 说起来,我觉得诚的才能并非幸运,而是不幸才对。
 不幸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才能吧。
 诚的持续不断的小不幸使他乐观并且意志力强,枝儿的大起大落使他的人生扭曲。
 枝儿其实开始也是一个乐观的人吧。
 命运捏造人到了这个地步啊。
 


 
 你看啊,苗木君,有那么多人在爱着你诶。 
 多好啊。
 …… 



不知原因地突然想起来去重温了一代终章的学级裁判。

真的燃哭。

“因为有希望,我做出了行动,世界随之变动。”
可以说是非常好的诠释了。
诚真是一团光啊,虽然放在白天的时候实在太过普通,孤零零搁在空无一物的地方时也就小小弱弱一团,倔强地不肯熄灭,但是放在黑暗里就是那燎原的星星之火了。他是火种。他是大家都放弃时仍然坚持的那个人。

希望是会传染的。只要那团光在,沉默的人都被引燃,然后互相照亮。
我很感动。并且完全不觉得我之前的狂热是一时冲动。
传递出去了啊,这份希望的火种。
(恭喜我的诚成为我第一个跳坑后回顾依然粉的人。你男神永远是你男神。)


评论(35)
热度(6)
©奚晚 | Powered by LOFTER